人都有很二的时候,今天还没起床的时候做了件很二的事情简直是职业污点;而起床看了手机以后还发现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做了特别多很二的事情,之前那污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绿了一下。

从一些illusion当中走出来,倒是也自然。原本的几乎所有计划,都不会改变。

11月又是寒冷,无暇。
过完这最后一期,要重新上路了。发现摆在面前的、不远处的,有很多选择。

终于必需承认,过去的两年多工作,霸占了我绝大部分的生活;
那些我爱的学生,我还是真的爱他们,肯let them consume me;
那些纠结的事情,纵然再如何,也已经发挥了它们的价值,让我有了更多勇气和空间来反思自己的identity。

遗憾的是,前天晚上的某一刻,在地铁上,
我发现自己成为了曾经很希望毕业以后成为的模样——一定的收入、一些爱好、对未来有自己的想法;
但也发现自己成为了曾经鄙视的人——仍然在边缘晃荡着,没有主流的sense,也没有边缘应有的talent。

昨天的一个reception上,身边的同事提问,问那商学院Dean何谓mainstream。
他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用最直观的例子来讲China与世界的关系,讲学院要有处于那个领域arena当中的faculty……
一方面,我暗自感叹着全场只有我的同事问出的问题能称得上critical;另一方面,我询问自己的arena是什么,在哪里。
讽刺的是,就在我强烈的疏离感之后,reception结束以后,上来交换名片的两个人,竟然是来自,以前实习过的教育集团下属的与我现在供职机构竞争的子机构。微笑和沉默。大概,我已经在一个arena里面,它叫做教育产业还是别的什么名字并不是重要,只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醒悟,没有去真正想过同时在表演的其他人都是些什么人、都在做什么。这就像大学的时候,从来没认为自己属于那个大学一样。
这也是一种二吧。
于是,在晚上的会议上,我讲过去的我们在学生中间就像一个神秘组织,别人并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后半句没有讲——我们也并不清楚别人在做什么。我们的形象是什么、优势是什么、危机又是什么。

如今,当这些事实不断地搞清楚,我们才有可能搞清楚自己的角色,
我也会搞清楚工作在生活中的角色。

看了DR同学的日志,想说Welcome, if you come back. But this arena is so complicated . No leader hear in the next about 10 years. Sharp your ears and hands.
 


DR
11/09/2011 13:29

hear in the next about 10 yeas 是啥意思?

Reply
杨子珊
11/09/2011 21:00

here是指行业啦~

Reply
DR
11/12/2011 09:38

哦,是here啊

昨儿把你以前推荐的一本书有推荐给另外几个朋友,他们也很喜欢,哈哈

你这挑书的眼光真是没的说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