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一下。

人生中必须有那么几个人,是能讨论的。
有的,能讨论文艺,蹦的英文都不是正经单词,而是乐队名儿……
有的,能讨论社会现象,两人各聊各的,发现竟然一直还都在同一个思路上……
有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有的,只说几句话,共鸣起一大片……鸟都快飞干净了
当然也有的,不说话,也能理解个差不离

 
 
清明休假三天,似乎是3年以来都未曾有过的事情。

要逃避忙碌,面对寂寞。
要逃避城市,面对生活。

6小时的徒步+爬山,大概只是对身体状况的一种检验。而整个的过程,除了证明自己仍然是当年那么健康之外,想清楚了一些事。
过去的两个月,我仍然偶尔有一种倾向,是在用Push别人做决定的方式,来逃避自己做决定;或者说成用逃避做决定的方式,来惩罚不做决定的别人。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式,也不是我原本想做的事情。
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好老板,而是一群好人;不是一个好职位,而是一个好状态;不是几个好想法,而是一个好环境。

过去的7年间,每次面对2个以上的选项时,我似乎都会选择其中一条更难的路—--
选择危险的、可行性不明确的、没人一起的、无前人经验的、看似遥远的……那一个。

而不断追根溯源的结果可能是——小时候的体育底子。
跳远,是一项简单的,有那么一点技术的,需要爆发力和一些计算的运动。

需要跑得快,对自己步伐的感觉好,能控制身体重心,还得有空中迅速调节的技术。
而另一个事实是,如果你底子好,跑得快,后面调整做的不太好,成绩都不会太差。

所以,有了这个保证,我每次开运动会,都会另选一项比较难的事情来挑战,例如无人报名的800米、跨栏等项目……而在发现了顺带100米也有了保证之后,我就开始尝试在运动会上折腾其他事情例如班里的拉拉队、文化活动组织,后来搞到了校学生会,搞全校性的新团队建立……

而白眼、竞争、中伤、威胁……都无所谓,习以为常。

遥想学生时代,一切那么美好。
而现在,矛盾的只是,直尝试这些事情,又那么期待能同时拥有温暖、饱足,或许还有某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