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无声的冬天。
在去完“万能青年旅店”的那次live之后,我便几乎很少听东西。
即使是在地铁上。
觉得安静,似乎比什么都宝贵。
我说的是内心,你们都懂。

吃很多巧克力,主要是超市能买到的国外牌子的,黑的白的果仁的都有,但也没长胖。
每天喝咖啡一杯,也不算上瘾。

对自己好了一点点,有时候时间紧就宁愿打车也多睡会儿,自己去发掘好吃的东西了;家里冰箱常备几样东西,搞碗香喷喷荤素搭配面条的总不成问题。
卡,只要有额度就刷吧(爆的时候,额度只提临时的,不提永久的~);事情,只要输得起就干吧。
过去太过好高骛远,以后有了能力,再去爱别人吧。

周一的WTM做得还不错,甚至有小惊喜。当我坐在“台”底下他们中间的时候,才更有灵感了。
然而真正开心的,是小朋友能在之后把他们的直接反应告诉我,这真是太宝贵了。
尽管我一直很注意,但还是压的比抬的多。期待和现实要螺旋上升才好。

一日三省。是太好的习惯,但真难。

这个冬天,我无暇感觉冷。
有朋友侃大山,然后上小摊上跟小贩调侃的感觉也挺好。


巧克力是热,咖啡是催化剂。但反应出什么东西,还要看你原本怎么设计。


 
 
在艺术治疗团体中,用很短的时间做的拼贴。
走的时候可爱的bobo说,你在向往自由。

OMG。心理学真正能学得自如的,都不是盖的。
我懂了。懂了很多。
很多原因,很多选择,很多幻想。很强烈。

但不可避免地,想起《勇敢的心》了。
所有冲向自由的反抗,都需要四两拨千斤的勇气,更需要一根杠杆的智慧。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不是不反抗,只是时间没到。
所有的有意无意的选择,都会买单。
所有嚣张的暴政,都会遇见革命。然而当革命者也成为暴政之后,就会迎来新的革命。
然而,我重读廖伟棠《安那其先生的黑色歌谣》——黑色啊黑色,我多么爱你黑色……

最近一段时间,在清醒、睡梦、YY中,不断重温自己的每一个选择,想个中原因。

我只是一颗小石子。
在一条路上,不小心,成为了终结,
不小心,成了唯一,
不小心,成了开始……
可能有一天,我不小心,又变回小石子。

被谈了,但谈不下去。
在魔鬼般的磨练下,我已经习惯写一些貌似滴水不够、让人无法拒绝的letter。然而写完了发出去,便也再无更多言语可以解释。

我后怕着那曾经钻进心窝又被我用力排出的毒血,
害怕这那些即将来临的风雨,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人的财富只有一种,它叫做时间。
如今我一无所有,这是我唯一的资本,我攥它在手直到天明。

那些我爱的人们,你们尽情地奔跑吧。
不必停留,也不必回头。
安那其女士的日常生活,是在纷扰的极端中看到了平常,在平常的积累中看到了伟大,在伟大的身影后看到了可爱,在可爱的头像后看到了天真。
不自知的人,并非真正的天真。
真正的天真,是自知声音沙哑却仍然慷慨激昂。

清晨醒来时感到牙肿头痛。
但我还是来了。
在嚣张的火焰中,我有那么一方净土。

昨日在圣诞氛围的餐厅,只有两人,就像在听伤员讲故事,表面微笑,却听着心酸。
我所能感谢的,只剩下时机,和年幼时围着稻田、集市跑3000米所留下的身体,以及那些被书本和对谈填满的不再容得下水的思想。抗拒被洗。

感谢DR、Tina、Daxi、水水、球、MJ、Ellie、whale……这些给我巨大鼓励的朋友们。感谢父母,我意识到你们多么重要。也感谢J2、2只兔子以及J。你们的镇定,是我希望在25岁、30岁、40岁时能够超越的。

在又一次的challenge面前我选择了沉默。

有些人,太喜欢混淆概念。逻辑思维强大的爷们儿们都看的清楚。感谢。我没有看错。
有些人,太喜欢偷换概念。我只是懒得理论,怕伤及无辜。

商业是有力量的。有标准是好的。但那所谓的商业,并不是唯一的标准。
你看到了普林和哈佛是如何对待高盛宣讲会的,不是么?

有人愿意在不打折的情况下把好的东西推荐、分享、传递下去……才是唯一标准。
推荐率不难,只要你用心哦,亲!
我保护着我的人。他们也一定懂得保护自己。这才是自由。

我为这个年末,准备了3次哭泣。
如果让我用完,那么明年,我会搞个天翻地覆。

球,企鹅,记得你们曾经说喜欢看励志贴。不知这次,是否又回来了。
 
 
12月14日 眼看15日要到了。想坚持两天再搞。但突然接到朋友元旦的婚讯。
于是,果断改期。
砍掉布达佩斯和维也纳。
明天联系退票和办新的直飞布拉格的机票。
还好捷克段有BCBC一起玩。那么基本不再有一个人的旅程。

原来朋友那么重要。

12月15日 当不确定性又多了一个,压力便油然又多了一分。
找好了航空但信用卡出了问题,明日再解决。
尽管悦说一个长途车票不能退,但我还是斗胆写邮件联系了另外一程,貌似还是能退一些钱的。
欣喜的是,半夜不费力联系到一个MM,瞬间就说好住同一家青旅。意外发现,竟然与我同月同日生。世间缘分有多神奇。
今夜寒冷刺骨。明日开始是新阶段。顶住压力吧。这几天,会有暴风骤雨。却无非只是浮云的变种。

12月16日 赶完Deadline立刻与友人彻夜长谈至天明。
终于搞定了新的机票。没想到晚了一天也是好事,今天再查的结果就是只转机一次,而且是在巴黎转了。大巴竟然退票成功。
就是头疼,要开始锻炼身体了。
另,在欧洲旅游的,净是在国外留学的本科生啊!这帮人真幸福。
 
 
为什么他还在写?
因为他有货,还能提升一个层次!
哇,你要求这么高啊?他有什么货?
他有可能是今年申请XXX专业的奇葩啊,不仅心理学的那个科研能和XXX沾上边,以前创业的经历也找到了角度,还有实习!
……
而且他现在懂很多东西了!


你怎么这么多?
好多PH!
唉,我觉得差不多得了。
……


这两段对话。第一个……的是别人。第二个里面……的是我。

尽管爸妈已经开始严格阻挠加班,用尽了强批、断网、打电话、冷暴力等各种理由;
但我一到那个白墙落地窗的办公室,就又激情澎湃了。

今年,对三位数的,我只发过两次火。对象都是清华的据我了解非常坚韧的男同学。发火之后,他们没有消失,都有了巨大提升。
其他,一律平静对待。

曾经坐在live house的地板上看文章,曾经在雨夜的咖啡馆和学员讨论可以提升的层次,更不用说那些在办公室、教室的奋战。
直到看到读起来被move的Personal History。
直到看到我读了都激动的research interest。
相比于这些,ethnic dilemma大概只是河流中的一粒小石子。

年初的时候,我心情忐忑地请当年我的已经离职的培训师在楼下吃了一顿小火锅,他告诉我,可以坚持,但别被磨没了热情。
年末的时候,我还想请他吃一顿饭,告诉他,我没有。

只是怠慢了一些身边在乎我,我也在乎的人,这无法计算的代价,要在接下来的时间补偿。

“姐姐你睡了吗?我PH写完了,我被自己感动了,觉得这个比PS都好,才是三年科研的最大收获。”
“还没。虽然我怕读了会睡不着,但你还是发来吧:)”
 
 
占楼。
逼自己今年必须写。在起飞之前。
丑丑地搁在这里。写出后删除此日志。
鉴于流行趋势,大概可以也来个正常、文艺、2B部分。
 
 
看了有些天了,草稿里只有这么一个图片,一直没空写。

不知为什么最近大家会推荐爱情片给我看。只是不约而同么。
以及我总是与推荐者的看片体会不同。是我太奇葩了么。

悦说这部One Day看了可以哭。但我却看的很憋屈。


浪子回头金不换。
可是,太多的故事,是这样许多年,然后没有任何的变化。
以及这样许多年,你不敢期待有什么变化。
电影海报,很俗气地被处理成做旧效果。 只找到这个版本是色彩鲜亮的。

过去,我以为这样的故事只会在18岁以前发生。
但看了它我想,或许在18岁以后,我们正在创造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故事。只是不能像电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内看到N年。

《one day》里面的女孩子有一点小小的不自信,但她仍然相对积极地迎接每一个在身旁出现的新的机会。

期待,是美丽的。
就在这不确定中,生活紧绷着,像一根弦,你拨响它,却不知它会如何颤动。
 
 
晚上难得和爸妈一起吃火锅、喝酒。
电视里的时尚节目放了一堆“定制”,给范玮琪定制鞋、戒指和婚纱,给姚明现场定制鞋履。
恍然想到,谁的工作要搞好、搞高级了,都得这样。
对学生,不能“一刀切”;有潜力的人,你甚至给他量身打造一个职位才发挥最大效用。
当然,做定制的人得特别了解人、特别了解你能提供的产品,以及,有这个精力、财力关心人、做定制的东西。
最失败的结果,是你宣称个性化,但提供了一个标准品,甚至残次品,还怪人家不买账,自己想不明白还生气。
好多事,要搞明白,并没那么难。

但是,定制货,永远不只是需求的简单组合。一定是现有一个好的东西,跟来的人碰撞出火花。比如鞋子,你有自己的一套传统,然后你的风格、材质甚至一些标志性的东西才可能和那双新鲜的“大脚”的尺寸放一起,变成双美丽的大鞋。
而有时候,这工坊它不得快速复制。你只能先培养能做出好鞋的工匠。
这件事更难。但值得坚持。
如果东西真的好,饭也能吃饱,就坚持吧。
 
 
美国的文商科研究生申请里面,有的学校会要求学生写一篇essay,内容要求是写你遇到过的一个道德困境。是很多申请者非常头痛的一篇。
在我看来实在是好题一个,比GRE的Issue好玩很多。
但写作是一回事,实际是另一回事。看别人的开心,自己碰上了就闹心。

数字君说,“12月,不想事儿 听悲伤的歌儿 放任各种情绪 不看书 发无聊的圣诞新年短信 一直到年末  还总要病一下”。
cannot agree more。但我没数字君的资本。
要的东西还是太多,尽管已经清洗好几回。
到最后一个月,什么都开始找上来算账了。身体的情绪的工作的生活的一切都逃不掉。逼你一定要面对现实。

特别感谢这些天,陪我到深夜的人们。还有那些坚持不把我拖到深夜的人们。
我会记着数字君说,少一些小情绪,会记得水水说,follow your heart,会记得球球说你总是很坚定的……
大概也该感谢父母在坚定地保护我。

再延迟一点,把情绪留到1月去,去没人的地方放纵。

他说,我看你一直没有表情,但一问却发现,你全都懂。

希望在圣诞新年的时候,真的还可以高一些无聊的小事情。
 
 
这句话是在友人日志里看到的,不清楚是否是她原创。

纠结不过夜,这是2011年,自己的进步。感谢陪我度过的人。无论你是恰好在线,还是一直在线。

昨日中午从五道口跳上出租车直接开到清华里面,让司机狠赚10块钱。但那一刻我看到一些阳光。风衣在雪后已经显得有点薄了,但不觉得冷。
热血不容易。

我突然想起了2年前给自己的目标,改掉做不完一件事的毛病,坚持做好一件事。
要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要追求理想,至少在25岁以前不追求金钱,不追求稳定,不要成为自己鄙视的人。

现在的问题是,我是否真的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样的人。
是否可以。

小半年以来,从美国玩回来以后的7月开始,我开始尝试清空自己,扔掉一切东西,看自己会本能地捡回哪几样东西。
我现在找到了一点答案。也知道了自己同时可以做多少事情。而对于那些无力兼顾的事情可以淡然。


进入12月,突然想起自己的每年总结和每年目标。
才想起,去年的12月,我没有把当时的10大目标写出来。
但不用写也终归是那么一些。


想要站在地上,看到更宏观的东西。
想要有找到更多可能喜欢的人们在一起的机会。
想要在至少一个方面达到自己想要的状态。
和一个人在一起。
有15天在北京以外的地方。
读15本以上的书。
攒够做某件事的钱。
不要磨没了passion
……

大部分不知不觉就实现了。
是时候想一下,到底要在多大程度上,做那些我认为对的事情。
 
 
12月1日:工作。此外什么都没做。继续难过。继续挺住。

12月2日:倒下了。直接按悦的推荐,搞定了去巴黎之前的所有住宿,很效率。布拉格的那家hostel有两个晚上竟然只需要30RMB一晚,比苏州还便宜了。 

晚上在家吃饭,发现,似乎有一个月没在家里和爸妈一起吃饭了。受了老妈的批评,各种,从生活习惯到工作强度,从不靠谱的未来计划到不努力……
于是我决定省省。从这次旅行开始。还好已经订了的部分,都走了穷游路线,红眼航班、廉航、青旅、长途大巴。就差住人家的沙发了。
找不到同游,便决定一个人玩,可能更爽。


12月3日:有了新的值得纠结的事情,工作又不轻松了。
但下午参加的活动也有新收获说不定可以找到巴黎的“沙发客”。。。
以及有了一位可能同游的姐姐,聊得很投机。祈祷她的签证能过!
午夜睡前还是去预定了一下最后一天在布达佩斯转机时能去住的hotel,紧邻机场巴士终点站,反正可以免费取消。
只差3夜巴黎和3夜阿姆斯特丹没有安排了。继续加油。

12月4日:工作又超过12小时。反思了一下,9月以来,每周的工作时间恐怕都超过80小时。于是不太敢继续反思了。我想那些苦逼PhD的生活,大概也是如此。一定要在12月15日以后,乖乖去做一次体检,不可以懒。
但是这小小的反思,让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更在乎的是什么。只有这么几种事,能够打动我、伤害我、让我一直还乐此不疲。既然这么在乎,就接受吧。
利用一点时间,看了一些户外装备,比如红色冲锋衣和灰色徒步鞋,以及30-35L的包。尽管那些美国网站上折扣诱人,还是下不了手。大概是我还没有真的那么野外。用这部分钱,买了kindle,用于途中读书。
要看得见远方,也要认得清眼前。若能如此,何处不旅途。

12月5日:联系了一个couchsurfer没有回音。
12月6日:联系了在巴黎的朋友的朋友,希望能帮上忙。工作继续。基本15日zhiq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