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的日子。除了睡觉和工作,就搞这么一件事情。
11月25日:订机票。看到便宜的联程就果断下手了。大概要第一次坐红眼航班但基本上还是直飞,蛮不错。这样省的机票钱足够住宿,很爽。
收到悦发来的多达9MB的攻略,以后再研究了。
另:刚刚意识到,原来首先要去的地方,是不用欧元的。。。文字可能也更接近俄文?
挑战是美丽的。希望明天可以订下最长的一段欧洲内火车或飞机票。

11月26日:定第一周粗糙行程,发现似乎布达佩斯是个中转站,要过3次。订了布拉格-巴黎火车票。中转科隆。

11月27日:今天工作是早10晚12,可能还要继续搞一个小时。纠结在哪里过新年夜,现在偏向维也纳。突然想在维也纳多待一天。。。

11月28日:就在一个周末,火车票就卖光了。唉,如果早一天定,赶上周五工作日,会少多少麻烦。于是又去定了廉价航空。于是,夜火车变成了夜巴黎。还要再多解决一天巴黎的住宿。
但这样,周日早上就可以去教堂蹭礼拜了!也算值得!

11月29日:买了布达佩斯-维也纳,维也纳-布拉格的汽车票。 当然也已经决定了在维也纳过新年。布达佩斯少玩半天,那么在回程转机的那一个夜晚+半个白天,再补偿一下吧。
截止目前,所有的大城市之间的交通已经搞定。北京-布达佩斯-维也纳-布拉格-巴黎-阿姆斯特丹-(布达佩斯)-北京,分别是飞、汽车、汽车、飞、火车、飞,限制在了7K RMB以内。
剩下的大概都是可以现场买票的地铁和公交车了。除了第一个去程航班有点红眼,没有需要睡机场、睡火车上的情况。小小的成就感,还是有那么一点。

11月30日:工作。此外什么都没做。有点难过。挺住吧。

12月1日:工作。此外什么都没做。继续难过。继续挺住。

12月2日:倒下了。直接按悦的推荐,搞定了去巴黎之前的所有住宿,很效率。布拉格的那家hostel有两个晚上竟然只需要30RMB一晚,比苏州还便宜了。 
 
 
出签了。

想出几个可能被拒的理由,然后半小时搞了Motivation Letter。(理由:为什么花积蓄的50%旅游;为什么半年前刚玩过一次又要出去玩;去过了干吗还去;单身女子去干吗,靠谱吗;为什么行程上荷兰只去两天;)
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于是2天出签、连个询问电话都没接到过。

Simple and naive, but direct.
忽略用词语法。骗过VO,让ta没有拒的理由是真的。

搞定了一切Concern的就是它:

Statement of Motivation


- Fisrt Meet Paris

In summer of 2002, I was selected to represent the youth of Beijing attending a program of UNESCO, aimed to give youth the awareness of culture heritage protection via comparative study of Beijing and Europe. Fortunately, I grasped the opportunity to investigate the Seine in Paris and the Summer Palace in Beijing. The long-term work of culture heritage protection of France left me a deep impression during that wonderful journey!

However, strictly following the arrangement of the team, I could not take enough time stay in some of my favorite places during that journey. For example, we took only 2 hours in Musée d'Orsay. It’s far form enough to me, a big fan of art especially in impressionism and post-impressionism.

- 9 Years Later

In July 2009, I became a trainer (focus on career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ollege student, an interesting job!) aft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During 2.5 years I have already built my own stable work and colorful life.

This year, with good salary in Beijing, I began my ‘plan of art’----- visit the famous museums and the residence of some big artists. In summer I visited some spots in New York such as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ow I plan to visit Paris again, hope to meet some ‘de ja vu’ of some paintings, sculptures and the different view of winter. Since Van Gogh is also my favorite besides Monet, I will went to Amsterdam for two days.

- My Plan

This time I will take the journey by myself for most days and someday with a friend (my classmate in high school, now studies in Sweden for her master degree). The “PLANNING DES VOYAGES” in another page is my rough plan. Now I am continuous specify it according to 4 tour guide books and tens of art history books of mine.


(Photo: 2002 at Paris, 2011 at NYC)

 

Down

11/22/2011

1 Comment

 
太不容易。
有点熬不住。
压抑的日子来临。
等待结果原本是如此无助。
告诉自己要延迟满足。

归结起来,是对刺激的要求太高,而且越来越高。

大风降温了,没空整理衣柜,冬天的衣服就直接套在夏天的外面。

找到了10年前的《中国国家地理》,讲巴黎的。选题原因是在和北京竞争申奥。多么久远的事情。
要找回激情。

周六那天抽空看过电影《巴黎,我爱你》,感动得要命。
 
 
周六,爷爷过80生日。
他住在西郊,于是一早老爸就开车去接。
由于奶奶住在宣南,于是老爸把爷爷接到家,又驱车向南……然后回来。

在家附近最“高级”的餐厅包间,妈妈和姑姑握着相机疯狂拍照,无论是爷爷的表情还是桌上的大龙虾。
我和姑姑可以聊些女生关心的话题,跟表弟似无太多话可说。

据说祖上的老房子在鼓楼附近,但现在我住在五环以外;
奶奶带着姑姑住在宣南这个清代赶考书生落脚的地方,但弟弟的文化学习却在青春期停止;
爷爷带着父亲去了西郊,我们却因为专注和努力渐渐又进了城,我还在努力地做着往外跑的事情。

过去的一些年,我有时会想,如果当初祖辈们做了其他的选择,那么我出生在鼓楼的胡同里有多么欢乐;要是父辈们没有怎样,我在西郊上了中学会怎样;要是……

直到那天突然发现,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假设,固然可以有出身、信仰、文化水平甚至童年经历的不同,但这世界还可以是你的,至少未来是你的。

爷爷仍然住在西郊,但去年他装修了自己的小房子。小院子变得如同一间温室,可以养花种草。杂种小狗还是胆小得很,见到生人就躲到沙发底下大叫不止。
奶奶仍然住在宣南,但她搞了一架电子琴,每天弹弹喜欢的曲子,就像年轻时在幼儿园教小孩子唱歌一样。

北京那么大,很多人努力了半辈子。
3年以后,想送妈妈一把吉他,和她当年喜欢的邓丽君唱片;
8年以后,想送爸爸一架相机,可以换他当年捯饬的海鸥镜头。。。
 
 
用一个midnight,换一个evening
用一个面包和半包饼干,换两个小时的脑力和一个小时的站立
用提前两个小时扮成主办方,换一个半小时的免费欣赏
用一个现场,换一点悲伤


坐在地板上看文书,站在洗手间接电话
然后在听到一首歌的时候,低头,忍了没哭
身旁站着一年没见的数字君,好像长高了,经常摘眼镜 不知他怎么了
迷人的中提琴 长笛 小号 萨克斯 当然还有吉他贝司鼓 主唱不需要好看
只要在小号饱满地响起时亮起所有灯光
光线仿佛气体扑面而来
我站在人群后方 没有被山一样的男子们挡住视线 没有被他的烟熏晕

在雍和宫大街上打不到车
在他后面走着 像毕业那年的胡同里
没穿大衣的他冷
能做的只是继续走


一年以来 家附近修一座公路桥
奇怪的水泥 已经穿上了斜拉钢条
它分割的是高速的公路 和人间

我仿佛从高速公路上翻车坠桥
盗梦空间的几秒 可以改变什么音调

淡定 不过是一种骄傲的灭亡

万能青年旅店-秦皇岛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时刻
遮蔽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
孤独的海怪 
痛苦之王
开始厌倦 
深海的光 
停滞的海浪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夜晚
照亮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
横渡海峡 
年轻的人
看着他们 
为了彼岸
骄傲地 骄傲的 灭 亡
 

Visa

11/16/2011

7 Comments

 
祈祷能过。

check好几遍,改各种小地方。
也写statement,觉得也真难,改好几次。
等出了结果再总结经验。

有人说,旅行是从确定目的地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而我觉得每次旅行都是一次发现自己的过程。
那么推理之,从确定目的地、开始准备那一刻起,就开始发现自我了。
这次的准备,更明白了自己。会担心什么,会对什么有自信。

好事多磨,明天继续跑银行
 
 
写了千字,失手按了“后退”键,全部消失了。
从本片出发,联系我的经验,联系去年读过的孤独六讲,联系political science和education……甚至生活与爱。
是能够反映近期对人事物理解精髓的一篇essay。

无力全部重写。
还能recall的是:
有时你误把一时一刻特殊的感觉当成爱,却失望地发现它并非常态;

有时你误把控制当成成功,却忽视了人类大部分的设定应该是失控。


如果你能审得了常态的美,能把特殊才华当做常态,你才会具有爱的能力,以及教育的能力。
 

Clean

11/14/2011

0 Comments

 
这是爱沙尼亚么??文字真是看不懂。。。

最近,总有写点东西的冲动。但总找不到一个主题。这种感觉就像在记事本上列了一个to do list,但你连续N多天都总有几项划不掉的感觉,甚是不爽。 

尤其,当你接连收到不止一张从欧洲寄来的明信片,还写着如下这种话的时候,心一下子就飞走了:
“在Hanburg晃了3天,
狠狠地都市了一把。
周日的鱼市很热闹,
市政厅很巴洛克,红灯区有点冷清
祝好”

怎能不立即心动,搞个目的单纯的旅行?

我想,过去的自己,是太追求意义了。
旅行可以有太多意义。工作可以有太过意义。生活可以有太多意义。
但那些意义真的都有必要么?去纽约,非要搞明白石墙事件么;去巴黎,非要把哪个作家都在哪个咖啡馆一一对上号么?……
这些,可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于空虚、无知、陌生的恐惧。
你担心“我去那里,只是为了散心”这个理由太弱,撑不起你付出的时间、花销、精力和心情;你担心“我去那里,只是为了看ta”这个理由太单一,给ta太多压力…… 
然而,其实是这些,都是在为了填补一种不自信,你不敢面对自己贫穷的事实,不敢面对自己喜欢谁的事实,甚至不敢面对没有经验的事实。

但活着,不是为了追求所谓的意义,不是为了那些理由。
真正牛的人是自己能创造意义的,是能够在新的地方创造属于自己的“大事件”,发现属于自己的咖啡馆。

有意思的事情是,今天下午,看错了时间,在清华东门等了一会儿人。为了去体验一个有意思的关于文化适应的活动。
在那十几分钟里,看从T大进进出出的人,猜测他们是什么来头,在T大、在北京是个什么状况……
当然,等来一辆小跑车直奔了心理系。于是,意外地还听到匈牙利人对于北京交通的抱怨,中国腐败与国外腐败的异同,甚至荷兰路边鼓励抽大麻的广告词是怎样的……


在3个网站都缺货旅行指南之后,我想,大概也不那么需要它。
还记得9年前,在埃菲尔铁塔下面,有个男孩子说,以后如果找不到工作,就来这里和那几个黑人兄弟一起卖纪念钥匙链。
明年,我会和那些卖钥匙链的更年轻的兄弟,打个招呼。

如果我跟递上一份材料,只写几个大字:9年前,我跟着UNESCO的一个活动去过巴黎,它对我的影响深远。而今作为一个有能力、有自己兴趣的成年人,9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巴黎,就不应该有行程规划!否则,她就不再是那19世纪的首都,和流动的圣节。 
 
 
人都有很二的时候,今天还没起床的时候做了件很二的事情简直是职业污点;而起床看了手机以后还发现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做了特别多很二的事情,之前那污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绿了一下。

从一些illusion当中走出来,倒是也自然。原本的几乎所有计划,都不会改变。

11月又是寒冷,无暇。
过完这最后一期,要重新上路了。发现摆在面前的、不远处的,有很多选择。

终于必需承认,过去的两年多工作,霸占了我绝大部分的生活;
那些我爱的学生,我还是真的爱他们,肯let them consume me;
那些纠结的事情,纵然再如何,也已经发挥了它们的价值,让我有了更多勇气和空间来反思自己的identity。

遗憾的是,前天晚上的某一刻,在地铁上,
我发现自己成为了曾经很希望毕业以后成为的模样——一定的收入、一些爱好、对未来有自己的想法;
但也发现自己成为了曾经鄙视的人——仍然在边缘晃荡着,没有主流的sense,也没有边缘应有的talent。

昨天的一个reception上,身边的同事提问,问那商学院Dean何谓mainstream。
他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用最直观的例子来讲China与世界的关系,讲学院要有处于那个领域arena当中的faculty……
一方面,我暗自感叹着全场只有我的同事问出的问题能称得上critical;另一方面,我询问自己的arena是什么,在哪里。
讽刺的是,就在我强烈的疏离感之后,reception结束以后,上来交换名片的两个人,竟然是来自,以前实习过的教育集团下属的与我现在供职机构竞争的子机构。微笑和沉默。大概,我已经在一个arena里面,它叫做教育产业还是别的什么名字并不是重要,只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醒悟,没有去真正想过同时在表演的其他人都是些什么人、都在做什么。这就像大学的时候,从来没认为自己属于那个大学一样。
这也是一种二吧。
于是,在晚上的会议上,我讲过去的我们在学生中间就像一个神秘组织,别人并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后半句没有讲——我们也并不清楚别人在做什么。我们的形象是什么、优势是什么、危机又是什么。

如今,当这些事实不断地搞清楚,我们才有可能搞清楚自己的角色,
我也会搞清楚工作在生活中的角色。

看了DR同学的日志,想说Welcome, if you come back. But this arena is so complicated . No leader hear in the next about 10 years. Sharp your ears and h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