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日,8192问我,还看片吧?
我说不看了。今年,真的是没时间。

还有5天,还有20天。
有时候那条路最远。

重感冒,Deadline,小朋友多,压力大…… 各种雪上加霜。
甚至都不太能意识到天冷。


还是哭了。一个月前的目标没有实现。

但还是要过去。。。
 
 
九月讲9件事的时候提到: 在“小黑屋”里和学员面谈,听她讲在拉卜楞寺和喇嘛的交谈过程,探讨如何写进personal statement。
如今,连9月班的各种Statement也纷纷进入”Finalize“进程。

每日连续(减掉午饭、晚饭各半小时)14+ 小时看文书的工作,要靠很少的几个文科来调剂。


一些欣喜是来源于和他们一起做到的小地方,比如通过某种approach理清明清某派书法的脉络;比如通过文本的翻译挖掘出更多的origin以及transmission;现代性里面种种复杂的体现……
当发现自己的很多小小的积累与粗浅的思路作为了更宏大的思维的推动剂时,便很高兴。


前几日,头儿找我帮忙看一个中文研究outline,同学就在旁边,搞得蛮紧张。该同学写出了关于日本某摄影展的研究经历,我便说这似乎看不出在East Asia Study中是什么角度,反而是能和Art History当中XXX effect很像,头儿突然一拍大腿对该同学说:你明白为什么Havard教授回信说你可以去Art History了吧?
OMG.


所有的无非只是一些Common Sense。
但为什么很多中国文科学生是不具备这个东西的?


有点遗憾,在大学时读的书、听的讲座还是太少。要用几年或者十几年补回来。
 
 
最近进入最忙的季节:11月中-12月中,心却反而平静了下来。
可能因为我的工作受到了部分的肯定、DR的学习进展还比较顺利,那些值得纠结的东西可以暂时放在12月中以后再去纠结。

很高兴10月从上海寄出的卡片,竟然真的飞到了美国。而上面略显矫情的文字也造就了我们的欢乐。“路的尽头,是无尽的思念。”
这说的对。思念的确是无尽的。
最近,即使是在瑜伽冥想的时候,即使是在最后的放松的时候,思念也经常就会冒出来(说明已经深深进入了潜意识么?呵呵)。

但我从不害怕当我们老去的时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会无话可说。
因为相信我们总是有话可说。
至少,有自信我总是会有话可说。


这种相信,就是安全感的来源。
安全感的来源是相信,而不是依赖。
巨蟹座的人是缺乏安全感、渴望找到所谓的安全的。
但是从大一时开始,就深深意识到安全感完全不得由物质决定。
有人请客进入人均50元以上的餐厅,却感觉那只是一种利用;
第一次有了余钱给自己买了新衣服、电子设备……,却发现新鲜的感觉只能维持3个小时……
后来进一步发现,安全感,也不由你是否在一个人的身边决定,不由你是否在陌生的地点决定……

这事情很重要,但之于每个人的意义与获得的方式却不一样。


体会过暂时的寂寞、迷路、贫穷、奢侈、诱惑、崩溃甚至消失……便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的安全感是什么。
然后便不再害怕。


胆小的孩子,有某些物种的恐惧症,有很低的被人吓到的生理上的阈限……甚至有人说过是表面坚强内心脆弱……
但我会在寂寞的时候吃温暖的食物、会在迷路的时候思考、会在贫穷的时候奔跑、会在奢侈的时候理性、会在诱惑的时候警醒、会在崩溃的时候哭泣、会在面对消失的时候淡定……


而我也从不会说出话剧中老女人的话。
因为两个人之间如果有爱,就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被计算清楚。
我不会同意任何一种庸俗的计算。
如果你总是坚持去想如何让自己也让别人生活得更好,那么,就一定不会计较此时此刻的付出和回报。
如果你身旁的人足够敏感,当你想到的总是保护她而不是伤害她,那么,她就一定会体会到安全感。


有时,安全感就是种很奇怪的东西,会信那个人,甚至胜过于信自己。
一点点。


DR,我没有在等待,也从不认为需要等待。这个词太过空虚。
现在,已经是曾经以为的未来。未来,不过是还没到来的、会有一点点不同的现在。
在广阔的时空里面,每个人都在奔跑,你在一条旋律上,我在另一条旋律上,只是恰好,发生了一些共振,我们感觉都很好,希望能够合奏。
 

Yoga

11/13/2010

0 Comments

 
预借了一些钱,同事找到网上的打折卖家办卡,就在公司楼下的馆,英文名叫做nirvana yoga。
两个月,去了应该没有20次。
一些面对内心的勇气、接近自然的态度、追求极限的方向、保持平衡的状态……渐渐在每次1小时的呼吸、动作与冥想当中生长。

昨日偶然翻到初中时买过的一本书,已经落土好几年。才发现,里面提到的所有简单的瑜伽体式,除了倒立之外已经都做过了。
哪怕不到位,不习惯。

很像在工作中偶尔接触到聪明的小同学,谈到一些着迷的地方例如艺术史、现代性,理性人假设、社会流动,甚至是器件尺度以及体系结构的突破…… 
才发现,十年前在心中百思不解的东西已是现在看来的科普层面。

树,猫,犬,蛇,弓,帆,兔……
这种感觉,因为自然,是会迷恋但不会上瘾。

近日,读了舒国治《流浪集》中收录的《瘾》一文,突然看到一些界限。
听了比尔波特说中国隐士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突然感到一丝安慰。

在瑜伽里面,很多哲学命题突然变得异常简单。
当看到有上了年纪的老师在她最应该强调体式的课堂上每次强调的不是体式而是精神;
有充满活力的男孩在太极的气息之后用每一首流行或摇滚的乐曲做着平衡;
有年轻的女孩不在乎轻柔的声音是否能够传到每个人而只是动作和微笑;
……
你敢于面对敢于坚持就好了。
你倒下了也无所谓,反正剩下的就是恢复了躺在地板上,或者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你知道,那也是最难的体式。

反正这世界是你的,即使用最大的展开躺下,占有的也超不过1.8m*0.8m的地方,
世界这地方是你的,就可劲儿地造吧。

 
 
为了看深红风衣的款式,去年的电影《up in the air》,昨日重新拿回来看了几个片段。
与去年完全不同的感受。大概是因为有更多的体会。
what we sell 与 what we do 的差异,limbo of ……

有一些说法目前非常不同意。但那是另一个极端。
bag theory, 
normal life,
you are an escape……

她太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他太不知道。
当完整遇到空无。
而此外所有的状态其实都是纠结的。但纠结不是错。


这一次,注意到一些人被fire时的表情。那些在所谓“limbo”时刻的人,也很可爱。
而“完整”的她的表情,虽然美丽,但有时候太标准了。
始终处在从空无向完整过渡的人,我们是因为这些时刻而美丽的。My job and my life.
不是exactly clear,也不是up in the air的时刻。


Picture
 
 
Rhapsody。
不知道为什么来听,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人来听。
大概只是因为听过。

甚至在开场前的最后一刻,我还在与球谈论关于未来的现实的担忧。
球说,自由度又少了一个。
从来没想过接下来的东西应该是metal live.只知道这不是metal concert.
也从来没有期待。在忙碌的十一月,它是一个两小时的空当。

而在最后一首可以引致大合唱的歌曲出现之前,Rhapsody就已经意识到了北京听众的喜好是歌唱。
很多的力量,不够多的人,但其中的很多人会唱旋律甚至歌词……
但唯一缺少的是——自由的歌唱。
这在文化艺术演出中的名字叫做即兴。

在上个月看郝云的演出时,体会到有些观众开始自由地配合演出、甚至影响演出者。熟悉的北京文化、市民文化,熟悉的语言、口音、抱怨、期待……
但在面对Rhapsody的时候,面对英文或其他西方语言,面对几乎完全不同的音色、种族、文化背景……的时候,看到身旁的大部分人们,绝大部分是男人们,一种略不自信的、略显拘谨的表情,以及远远没有尽兴的pogo。(抱歉那时和此刻我都只能当一个暂时的outsider)

演出的中后段,我们得以从后方区域进入临近舞台区域。
在距离musician不足十米,甚至可以看清根根汗毛的距离内,注意力却分散了。开始一些不着边际的想象。
Rhapsody的现场,从基本的评价角度都是还不错的演出,至少是比国内很多金属现场要“给力”的演出,是否有人真正尽了兴,是否有人把它当做一个“给力”的、可以Enjoy的现场?(在国内大多摇滚现场,都很常见的情形是:即使台上的乐队演的很烂,仍然有一批欢乐的粉或者托们在台下或坚硬或尘土飞扬的地上自娱自乐)



我并未读懂Rhapsody歌词当中的内涵,作为一种来自遥远地方的声音,它之于我的迷人之处只是提供了一种想象的空间。
这空间是你可以在mountain\land\sea这样的宏大场景中,掺入任何自己的元素或画面,产生任何组合与变化。
这空间是你可以将它划归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季节任何一种心境然后自行建构。
it's like a dream.
因此一直是笑的。
尤其是到最后,越来越觉得自己开场前与球球的对话可笑。


因为,自由度从来都没有减少。
看起来每当你加入一个条件,自由度就减少了一分,但那只是单纯的数学与统计,它的先决条件是我们假设所有的条件有很绝对的、可以用线性流程图画出来的关系。
然而真实的内心并非如此。
当你加入一个所谓的“条件”,并没有人规定你一定要按照之前你对它的刻板印象来接纳它。
其实你并没有少自由度,反而你多了的是一个打破刻板印象的机会。因为它成了你的。
人的确不能要很多东西,但是,可以想很多。


回去的路上,球球提醒我,北京的一些KTV当中都有Rhapsody的歌曲。
我们不该只对熟悉的东西兴奋,虽然那样会很容易。


下一次,意大利人见到的应该不只是singers,而是composers, musicians...
非常期待,以后能再见到优秀的现场。欢乐以及自由。
 
 
理想的下午其实是一种奢侈。那种能发呆一下午什么都不做的。

而世界上最奢侈的一件事,大概就是有你这样一个男朋友。


我的反应总是好慢,但希望以后能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