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忙碌,想去郊区散散心。
时间短暂,想半天就解决问题。
身体疲劳,想找人一起去。
对北京有感情,想去香山。
秋天了,想去看看自然……

无数的理由,心里痒痒很想去,但找不到同伴,起床晚,交通不够方便,让人不想去。
但这些都不是理由。
悦,大概一个人在捷克。你怎么去个香山这么墨迹。
午饭时电视里的热播剧男主角在讲“开溜”,那么,就开溜吧。

于是,一个小时的地铁+公交,nike+ipod在计算着步伐,10元门票进了香山公园。
于是,我听到了安静。
看到了山间的雾,已经开始凋零的红叶。
感觉到因为运动而发热的血管畅通到了指尖。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出门呢。
于是,很开心,就在每周工作80+小时,我偷了半天,去了香山。
之后迎接我的是好朋友,当然还有日本料理+优格+甜甜圈+热巧克力……
 
 
“昨天一对比,越发觉得有个好的培训师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了!”
这句话在我看起来甚是夸张。我会回答:是咱班气氛好啦~
因为我一致认为班级之间的差异,是因为学生本身的水平、个性和群体动力。
要说我有意去做的事情,只是在分班的时候多考虑一些多样性从而增加他们在小组之内爆发火花的可能性。两年多以前还是学员的我,深深体会到小组内部之间的chemistry可以多么有力,又可以多么无力。
我一直希望达到一种Leadership——不是让学员体会到一个powerful的培训师和ta巨大的存在感,而是达到让一堆人(比如学员)具有自发思考、自主做成事的动力和能力。
这依赖的不是技术,不是感情。

在这一期班里面,我把更多的力量用在课上,而不是课前和课后。每个周六的早上7点半开始做心理建设,有意识地忘记自己是谁,而是去关注他们本身的反应,试图从他们理解的角度来串联内容。每个上午,总有新的火花迸发出来,我很享受那一时刻,也在第一时间直接告诉他们这有多好。
在理解中,好的老师是要紧跟知识产生的但不一定是最懂知识的,因为知识不断更新总有人可能走在你的前面;是要忘我工作的但不是奉献和燃烧自己的全部,而是在与学生接触的时刻注意力全部地关注学生吸收主题内容的过程。
这样,我发现,几乎没有人把我当做一个service robot,我的电话再也不会在半夜响起,很多学员也开始用同样的心思来对我——更专注地思考每次的价值,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甚至反思自己。
而无论计算主动沟通频率、总体沟通时间、工作时间,甚至作业反馈次数,今年都比以往要少,
但我能更清晰地说出几乎每个学员身上了不起的地方和仍然存在的问题,每个小组的各方面水平和特点、每个班级的水平和特点。
这一年,我没有和任何一个学员有太好的私人感情,但我会时刻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多让他思考一步,无论他此刻是在低落、纠结还是满足。
大概这就是我,和我想要的工作状态中重要的一部分了。(另外的部分是和更广的工作环境有关,和工作/生活的关系有关)

回想这一年,表面上我做了和去年相似的工作,但我更清晰地了解并找到了好的教育的感觉。

这是酷的,但也是缓慢的。
——和一些我认识的做类似事情的人相比,我很少有突然的焦虑,也很少有困惑。我能够理解一些人对组织的、对教育产品快速扩张的渴望,也能理解一些人对内容赶不上学生变化的惋惜和担忧。

但那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离学生太远——尽管有时候看起来就在身边,但那一刻他们想的只是自己——担心自己对学员的担心会影响了自己,也是一种自私。担心私生活影响了工作,就更是杞人忧天了:)

从成就上,我貌似比很多人成长得缓慢。
但有了这些慢跑的经验,才会知道快跑的时候需要保留和注意哪些方面。
 
 
近日网上流行XX青年系列。
今日购得杯具一只,也玩变装来凑热闹。
 

旅行

10/26/2011

1 Comment

 
今天,悦大概是又踏上火车、飞机开始旅行了。
布拉格,维也纳…… 一些电影当中反复出现的名字……
总有一天我们会去往巴黎,穿越回去。


旅行最重要的不是你看了什么风景,而是你看到了什么风景。
我开始的旅行,地点是熟悉的。

比如7点钟回家,发现老爸又胖了一点点,皱纹又增长了一点点,这也是风景。

------------------
看文书的日子不是好过的。渐渐地,从文字的表象上,能看出背后的纠结。而解决那些纠结,似不是三两句话可以做成的事情。数了50个人,还有70个人,慢慢征程还在后面。
越来越来分清楚,哪些是可以带来快乐和欢欣的工作,那些是在犀利的同时也能够勉励自己,哪些是喝一杯奶茶才能平复的气愤,哪些就只是工作……

想起去年的此刻,在上海,那时的我还不知未来真正的险恶。
如今北京又迎来了阴冷。

有一天我也会踏上旅程,不怕走错路,怕的是丢失能发现风景的眼睛。


(买了一个世界地图的手帕,圣诞纪念版,先珍藏着。。。)
 

寂静

10/23/2011

0 Comments

 
失眠+早起之后,一个骤然降温,大雾的早上。
驱车前往墓园。
一路雨水,半路泥泞,偶尔迷失。

到达后雾已散,雨不断。
一级级台阶,给爷爷撑着黑伞。

父亲说,你见有些碑文是父母给立的,证明走在了前头。
是有不少。

于是我想,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result了。
在乎它做什么,珍惜过程吧。
 
 
今天上班第一件事和一个姑娘打电话,她崩溃,哭了20分钟。劝不过来。好在之后见得俩姑娘都是阳光的。但整个一天还是不够high。

有心理学家做过研究,找一堆一直住在一起的双胞胎(基因一样,平时生活习性也一样),醒来后一个先听愉快的音乐,一个先听忧伤的音乐,其他不做任何干涉,会发现这两个人接下来一整天遇到事情的反应甚至又去选择做什么事情……都非常不同。最后再问两人对一天情绪的评价……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以后每天第一个,安排一个喜欢的人的面谈!!!
如果碰巧不行,就先跟喜欢的人打个招呼!!!

 
 
买了Hershey's的限量版巧克力,盒子很好看,觉得会特别符合球球的喜好,哈哈,球球我会把盒子留给你的!
小铁盒很有爱。。。尽管相比于纸盒的,显得有点不环保。


左:金色,牛奶巧克力限量版; 中:红色,黑巧克力限量版; 右:正常版本的黑巧克力。
内部:
左:巧克力球球; 中:深色的巧克力球球; 右:namecards——这样,就环保了!!!
 

感冒

10/17/2011

0 Comments

 
搞明白电脑的bluetooth之后,把手机里的照片全导了出来。在一些糊掉的黑影当中,发现有张没那么黑的。
这是去年冬天,一个人跑到大连考试的时候,住在城郊交界处的快捷酒店里,就着落地窗望向窗外拍的一张照片,五颜六色的窗口。其中红色的那些,都挂着两只灯笼,不知是否是东北的习俗。
我还能记得大连2月的寒冷。见到冬天的大海,却不想去靠近。
不快的时刻总是有。劳累,孤独,寒冷,生病……关键是不要当它是病,吃个药睡个觉立马就好了,又开开心心飞走了。

很多事情都像感冒,不断地好,不断地得。他们说每年都要发烧一次,体内细菌就没了。
换季了,感叹美丽的时候,注意身体!!
 
 

现在的湘菜馆都搞得像咖啡馆/酒吧一般,不知不觉就聊到9点。

这不是一个好谈的话题,因为写作本身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
没想到自己还记得那么多的事情,但讲起来感觉已经很遥远。

写作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你很容易就迷失自我,也很容易就不自信,尤其如果你认识一个/一些真的具有写作天分的人的话。昨日与数字君谈论他注销的账号,只需要点几下鼠标,几十篇优质评论瞬间从 douban.com 全部消失。
他淡淡地讲,因为你珍惜文字,而我不珍惜。
是的,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我也是个输不起的人,尽管在很多世俗层面比如功名、金钱、年龄等等我可以表现得毫不在乎。
写作,是一件可以投入很大的事情,时间、经历、心情、期待……甚至身体、形象、公关风险,更不用提因为宅在家里而错过的机会…… 

然而写作也可以让生活变得美好。甚至它会重塑记忆。例如我对2008年的一次南京之旅,基本上除了一些太难以忘怀的画面,能记住的基本只剩下当初写的文字和之间的几张照片了。
(从这个意义上, 写作是会阻止生活move on的,因为你停下来,思考,还原,呈现,修改……)
但真的是因为写作,我变得对很多事物更敏感,也更容易发现生活中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无数次自己偷偷地笑,是因为联想到有意思的事情。并且,对所有寻常的东西抱有不寻常的好奇心,想象他们被描述出来的样子,酷得一塌糊涂。

记得一位读过1000本以上书的人写帖子总结读书经验,他写了这么一句话:“一天买一本30元的书,1个月也就900。 很多男人抽烟喝酒、女人买化妆品也快这个数了,也许还不止。”
I totally agree. 生活在一个书籍相对价格便宜的国家是多么幸福。生活本身,是唯一美好的东西。不要为了写作,而失去它。昨天,WEN告诉我说,关于梵高的死有了新发现,新的说法是,两个小孩的枪走火了……但这对于我,已经不是很重要。因为太多人对于梵高的认识,来源于欧文斯通为他写的传记《渴望生活》,某种程度上,《渴望生活》已经完全塑造了大家对他的认识。这是文字的力量。
我读过完全从反面写的作品《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梵高》(当然,里面很多论断也只是貌似有根据而已,实则也经不起推敲),但依旧乐意相信《渴望生活》中的那个形象,因为他仿佛离我们很近。

胡话了许多,总之,去感受生活,感受写作吧~

给MJ:
2008年我曾写过的一个比较混乱的博客,只是摘抄了一些句子,讲为什么我竟然会爱某些侦探小说,体裁和题材有时真的不重要,嘻嘻:

--------------------------------------------道别等于死去一点点

看过《再见,吾爱》和《漫长的告别》。相信雷蒙德·钱德勒是个可以一直看下去的作家,尤其是无聊的时候、在路上的时候。他写的不是侦探小说,他写的事那么一种人的那么一种状态,这种人在小说中的具象叫做马洛,我相信很多女人都爱他。

他这样说自己的生活方式:
“私人侦探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不见得是典型的一天,却也不太反常。天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继续干下去。发不了财,也不常遇见好玩的事。有时候会挨揍、挨枪或者坐牢。搞不好还会送命。每个一个月就像放弃,趁走路不会摇头晃脑的时候换个明智的职业。此时门铃正好响起,打开通往会客室的内门,又来了一个新面孔,带来新问题、新悲伤和一笔小钱。”

他在无聊的时候都很有魅力,他说“一个钟头像一只病蟑螂慢慢爬过去。我宛如无名沙漠中的一粒小砂子。像一个子弹刚刚用完的双枪牛仔。打了三发,三发都不中。”

他阅人无数,对人有独特判断:
她对一个女人说“你丈夫是一个可以用心自省、找出自己本心的人。这是不寻常的天赋。大多数人一生要用一半的精力来保护从未存在过的尊严。”

他会注意到周围的很多东西,表面看上去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影响,但就是这些东西,让你觉得他美。比如,“我爬进大门,爬上山坡,找徒步小径。远处山谷中依稀听见鹌鹑叫。一只伤心的鸽子正在哀叹生命的悲哀。”
女人是抗拒不了的。

“‘我留下这个给你’。我说。
 “我抱住她,把她拉过来,让她的脑袋向后仰,用力吻她的嘴唇。她没抵抗,也没有回应,只是静静地退开,站在那儿看着我。”
……

之后,从他的话完全可以看出,他非常懂女人。“那一吻不会留下疤痕。你硬是以为会。别跟我说我是多么好的人,我宁可当个无赖。”
他这样形容咖啡,能看出他是如何看待生活:
“我到厨房去弄咖啡——大量咖啡,甘醇、浓郁、苦涩、滚烫、无情、堕落,疲惫男人的生命之血。”

我想我曾经遇见过类似气质的男人。有时候有一点痞气,有时鄙视那种脸上有蜜糖的人,他们的细致像果冻,吸引力像毒品,有时候仿佛因为女人而改变,而实际上他们从不改变。他们喜欢可爱的女人,但他们认为女人只是他们眼中的那个样子而已。

我绝不会看钱德勒的电影。因为具象已经存在。
当然,正如雷蒙德·钱德勒所说“道别等于死去一点点。”,但死亡总是充满了魅力。




 
 
第一次来奇遇花园咖啡馆。
这个红色很喜欢。还有没拍出来的落地窗。
据说晚上会很好看,以后再来体验。

不知为什么,恍然有种布鲁克林的感觉。
不同的只是桌上没有鲜花。


有意思的地方是,这里聊天的人们说话都很小声,很像是故意的。我们跟着也小声了。
但有的时候呢,思想还是要大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