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om the Big Bang Theory to Psychodynamic

写完一封信走出家门,
山色明亮,风驰电掣

那是欢笑也是冷漠,那是感恩也是悔恨
对面的湖水是不敢贪恋的静谧
神秘的海洋是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的梦


阴暗的阿伯丁旁,有缘分的西雅图
孟买的郊区了它,有欢乐的贫民窟
加利福尼亚的小宾馆,不过是乡村的道路
中国西部的河流,遗失原本的清澈
却是一团小梦,徘徊在飘满黄叶的东北部

快闪,别开镜头,它们会定住了广场
快跑,别按倒退,它们会封锁了记忆
你要去哪里?
寄出一封信,然后,画一条小船,
风去哪儿,它就去哪儿。

 
 
苹果是最喜欢的一种水果了。白吃不厌。

看到物院的新帽衫搞了个苹果的设计,他们是希望表示,苹果本来是牛顿的,属于物理么?

这个idea不是我的,很早以前就见过。但我真的follow这个恶搞的idea,上网淘了个银色的铁盒子,搞了这么个东西。本来是用来装照片的,但苦于重量的原因,没有把它寄出去。
就扔在桌上,逐渐变成了装核桃、巧克力等物品的食盒。倒是也部分回归了“苹果是一种食物”的本性。

倒是老爸走过来道出其中玄机:
这块(叶子)是从这块(缺口)挖的么?

OMG,原来理工科出身,应该是这种想象力的!
可惜我用尺子测了一下,发现尺寸不一样,哈哈~~~~

没钱买iPad来娱乐,就这样自娱自乐吧。
Picture
 
 
N天前,不接男子的电话,有男子突然出现在楼下…… 但那都不是你。
前天,见到一些电子邮件,但最终还是选择纸质的方式,写下很多真诚的想说的话。

得知了悦从非洲平安回到瑞典,还见到常光顾的咖啡店的店庆通知,遥想总是太过短暂的在北京的时光……信息恢复畅通,一切终于开始好转。
来couchsurfing的瑞典姑娘Nada从没吃过螃蟹,青色和红色的小家伙让她激动得拍个不停…… 今早去往泰山。告诉她,那里有很多temple……


秋分,当太阳越过赤道向南走去,但真正的冬天和夏天,分别只在于,你加了件厚厚的外套,来隔绝空气。

新买的衣服我称它为低调的狂野。让人想起博物馆里的印第安帽子,那么漂亮。仿佛北方的气息飘来,火光明亮。
Picture
 
 
Picture
干嘛?别过来!我有头发!
Picture
恩哼!我有长睫毛!欢迎围观~
Picture
懒得理你们!以为我只有肚脐吗?
Picture
(沉思叹气状)你们懂个“毛”?!

画外音:“Hi, 毛毛,你是画上长颈鹿花纹的一匹小白马嘛?”


----------------下期/下下期预告:长颈鹿的好朋友,和神秘长颈鹿的出场-----------------
 
 
画外音:截止今天,DeeR 家有3只长颈鹿。
画外音:我家的长颈鹿,为什么总是看侧面的呢?……


Picture
啦啦啦,大家好,我叫毛毛,只有我乖乖地不看侧面。
因为我的脖子并不长。
 
 
但这个鼓励了我: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2331349/

不想矫情了。
some times I so need you.


 
 


这是在和DaXi聊天的时候说的一句话。

过去的一年,我在努力做一个正常人。但越来越发现,很难。过去所有自己做的选择,都是在反抗别人给的按部就班看似安稳的安排——那会让我觉得不适。

有些边缘的事情,会觉得有巨大价值。另外,由于审美的需要,美的东西都有那么一些与表面不同的意义在其中。20岁以前,面对很多美丽的人事物无法自拔。吃过苦头之后才知道其中的凛冽,美丽的男孩子有奇怪的任性,凄美的文字有诡异的消极,漂亮的行业有浮夸的造作……

但我逃不掉这样一种站在边缘观望主流的位置。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在工作间隙跑到五道口大吃一顿日本料理或披萨的快感依旧。

走路、阅读、思考、交谈、码字都是很好的反思方式。在这之中,逐渐清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终究不是主流。而曾经边缘的事物要想影响主流,就必须有高于主流的作为,必须做出一些大众想做但没做的事情。我喜欢的,原来是这种挑战。

而我们的生活,不是按一个标准来安排。生活是一个空间,被你选进来的人事物一一塑造。每个时刻都在有意无意地做判断。那些痛苦是因为自相矛盾,前后不一。选择一种工作之前,就需要准备好接受它所带来生活方式。让一个人进入你的生活,进入内心,就要摆好了盛宴款待他。买了一件东西,也就能享受到它带来的便捷和对生活习惯的更改。这是基本的公平。

改变世界容易,改变自己很难。但我却在坚持挑战这很难的事情。并将继续挑战下去。

就像中国菜是美丽的,总是变换无数花样。而西餐则相对规整、单纯、精确,你几乎能够预料结果。但你就是长了那么一颗永不满足的胃,它开心你就哄着它玩吧。

 
 

《春宴》 
 几日内网上喧嚣四起,甚至还有人暴黑幕。无法分辨真假。
很多人在谈告别,讲这次是大会和,此后再也不读她。

此前的作品,似乎从来没有过如此多的诟病。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10余年以来很多人的思考和生活被她的作品所浸染。就像她本身也被《一种浸染》里面的那些小说,以及上海北京迅速变化的物质生活所浸染一样。

当年的很多追随和赞誉,是在努力寻找共鸣,今日的许多批评,是在努力撇清干系。如果假设发出评论的是同一批人,那么我开心——这么多的人长大,分化出了多样性的自我。

这样说的原因,是今日见到很多人是在批评其中的情节设计缺乏常识,在现实中没有发生的可能。弄不清作品和现实关联者,大概很多人是害怕面对自己所生活的现实被小说浸染。

这些年来,我反思自己的成长,是更少地迷失自我,更多地面对事实,慢慢学会选择生活,并且不迷信表面规则。经常跳出自己目前的小境遇,从更广的角度来看,就能明白更多的真相。在这个发展中国家首都,我的生活与时代产生很大关系——这20多年分处于世纪的两边,人类生造出一个能够连接无数思维的世界。身边的每个人开始获得了选择自己生活的可能性,于是我的生活比小说好看得多得多,甚至都难以抽象出一条主线。

在这个背景下,难的事是跳出自己原本的信仰,审视并重建新的信仰。从这一点上,她和她的主角们有进步,每次的变奏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含有对前一次的推翻,尽管重建可能并不完整,但世间也的确不会有完美存在。

书中角色,许清池一般物质丰厚感情炙热的人,以及定山那样冷静透彻以平常心接纳一切的人,她的女主角曾经是无法抗拒的,在《二三事》里,从一个极致跳进另一个极致。而现在她能够从中拔出身来,哪怕痛苦、反复,也能搞清楚为什么不适合。且她不会掩饰其中无奈的琐碎,两人逃不出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合,彻彻底底地承认男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动物,打破那种童话。主角在《春宴》中的归宿具有了更多批判性,经历过彻底坦诚,知晓全部过去但不会用宏大的规则来评判,只从人的本身来理解,且男人(宋)也具有很清晰地目的性,二人之间的关系、他们与外界的关系,都搞得清楚,而又知道这也不是终点。能看清许清池自身的矛盾,能明白宋的故事不是终点,对男人的认识,算是一种进步。从这个角度说,她还是现实了)

作者自己,如果不算那些零星的动作,距离上一本正式的书,其实已经4年。4年足够一个人完成人生中重要的事情和自我反省。关于自己的作品,她有写到:“写完这本书,我确认自己写过的所有小说,其实都只是一个人的故事。所谓的边缘人,在所置身的时代里不合时宜又一意孤行的人,他们是时代的局外人。唯独不做逃脱的,是与自身生命关照的刀刃相见。人若不选择在集体中花好月圆,便显得形迹可疑。我看着他们在文字中逐个消逝于暗夜之中,心想结局必然。”对自己与外界的关系,她也有观点:“只要有人愿意写出态度,说出实话,他就对外界暴露出自我。写作本身不存在被理解的前提,但如果它具备个体存在感,就务必与越过大众价值观、是非观、道德伦理、常规秩序的尖锐边缘共存。同时,快速行进的时代,携带亢奋和焦躁,如同浪潮席卷一切。个体置身其中,无可回避,不进则退。如果你拒绝跟随集体意志和意愿,会被看成是一个落伍的失败的是去价值的人。你会被孤立。    一个试图与时代和人群背道而行的人,迟早要付出代价。”

作者也该会明白,当对世界的认识越接近事实真相,所遭到的评判就会越多、越犀利。这本身也是我们要接受的现实。

 
 
恰好忙季没时间写长评。零星记录Point。

窃听风云2

1 《窃听风云2》与《夜宴》

 想说,这都是哈姆雷特啊亲!

这不是贬义。后世的戏剧都逃不出莎翁的套路。关键看怎么拍

以前也有一部片用吴彦祖当王子演哈姆雷特,是冯小刚导演的武侠片,叫做夜宴。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到是窃听风云这部警匪的,拍出了一些侠义在。  

2 《窃听风云2》与《无间道》

导演只少刘伟强。

窃听风云2,是想有无间道的意思。按网评,最开始以为刘青云是主公,吴彦祖是反贼,古天乐是内奸…… 后来倒错了过来。有点无间道的意味。

里面古天乐家的钥匙是蓝色的,我怀疑有向《穆赫兰道》致敬的意味。古天乐老婆被“绑架”之后其实就被扔在她自己家,这里也有反转的意思。

但无间道有自己的风格,窃听风云自己的风格还没创造出来。

电影拍出来, 吴彦祖成了绝对的主线,但他还撑不起整部电影。古天乐和吴彦祖之间是没有化学反应的。。。刘青云和他俩,这三人之间没有沟通。而且各自都是小男人。但这种片,无论警匪还是侠义,都需要硬汉的。这三个还是硬不起来的。

古天乐和吴彦祖有对手戏,但古天乐明显是镇不住吴彦祖的。其实编剧很好。评分低在了演员上。如果我是导演,下一部至少会换掉古天乐。但说现在华语电影圈谁最适合来与吴彦祖抗衡,我一时还想不出个答案。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