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这并不是一个很合适的回忆的时刻,但还是偷偷回看了一些过去的东西。看DR一年以前写的东西觉得感动。

在选择的节骨眼上,也开始梳理一些没有来得及反思的事情。
发现自己还是没能过掉一些“关”,比如对本科学校的不满,对我放弃了的主流机会,对过去的老师,对和男孩子的事情,对两年以来非主流的工作……都没有真正面对。有太多的借口。
渐渐觉得,的确是曾经做过一些很酷的事情。
但从来没有一件事做到自己认为满意。也从来没有一件事情得到过来自主流的实实在在的认可。
就这么边缘着摇摆着在争议当中走过了很多春秋。
但找过借口的,总有一天要自己填补上来。
拒绝联系的总有一天需要重新建立起来。
世界就那么大,心也就那么大。回不去,也逃不掉的。

想念悦。不知什么时候会有她的消息。
 
 
昨晚打字了很久。但一个键按错,东西全无。我也无心在半夜重写。

是在讲述小时候关于音乐的梦想。写了老长。

然后是昨天见到了一个帖子,讲有人30岁的时候纯自学,会了弹钢琴。而他用的casio px120、130等,竟然是我完全能够承受的。又想起小时候家里没钱买琴的情景就又五味杂陈了。
没想到在工作了2年以后会发现很多原本以为是梦想的东西都已经是唾手可得的现实可能只需要点几下鼠标然后在家等快递。。。

最近为什么心态好了许多。
是经常跳出来想一想,就觉得很酷。
比如在接触的人,MBA的同事知道我们带的人里竟然还有经济史、艺术史之类的,惊呼太酷了。
比如有人能经常一起去看个演出,聊很有意思的内容。
比如认识新的人,参加新的网络社区,骄傲地聊,疯狂聚会。
并且想到,说不定可以重新捡起来写作,说不定可以明年开始学习弹琴…… 

买的新书送来,有廖伟棠的《波西米亚香港》。其实很多是以前读过的blogcn那里的博客文章。
一直就觉得某种状态很好。

听说一位旧日朋友欲几年后去读文科的研究。
有梦想真好。
 
 
父母出去度假,害怕空守三居,故疯狂看东西、见人、读书、思考。
8月初的演唱会+酒吧周之后,患了重感冒,整整一周才好。
该周变为电影周,独自去看哈利波特,和同事及小弟弟去看蓝精灵,自己在家看球球很早以前借的碟,在CCTV6看威尔史密斯…… 直到不小心自己看害怕了。(海淀剧院还是一个低端的看电影的好地方,交通方便价格便宜而且片子会放映完整3D效果还不错)
于是不敢早早回家,过掉要么做饭要么见人的一周。在家根据《快煮慢食》自制鸡翅、咖喱、还发明沙茶蔬菜汤面……在外狂吃日本料理哈根达斯韩国料理刀削面星巴克……直到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第二天父母就回来。

DR代购的小黑突然就改变了我们的状态。不知为什么skype就是显得轻松愉快。难道是因为不花钱。难道是因为我也终于可以一边讲电话一边工作。如果真是如此,这是怎样诡异的心理。要抛弃。
小的是美好的。一切都秀气了好多除了强大笨的9芯电池。

过了母亲的生日果然秋天见了点影子。分手那么多,坚持那么多,又与我们何干。我的记性太差以至于还没想起上一次郁闷就已经迎来下一次网聊。突然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半月仿佛昨天还黏着。


有意思的人那么多,CS小男生还会读略萨,哈根达还有那么难吃的东西,原本不靠谱的小师妹变得超级靠谱,某些班的小朋友还用rap总结了课程,自己做饭还能把自己吃撑了,旧电脑恰好新电脑来临前一天down到不能使用office的程度……要么说,人傻就是有福气。

乱读了一通积极心理学(好多是复习教育心理学)提出个天马行空的东东就启发了领导修改课程,就真的顺应了原本的意思。有时候你发现瞎折腾折腾就做成了一些事情并不是传奇,回顾一下觉得心里特美。
哦下周又要偷偷编手册了,要光明正大做HR了,要大力Push不靠谱的小盆友了让一切继续折腾下去哼哼竟然也没有长胖。
大概我不会接家教尽管诱惑很多但是考虑支个教。人就是可以这么疯狂不小心写成rap体也挺好。
 
 
这个词大概可以用来形容一周多以来的状态。
去了cranberries演唱会,
去了三里屯的tree,
去了五道口的lush,
即将去suede。
在读廖伟棠新的简体书,在读英特尔老头子的畅销书,
每天都在吃人均不低于40元的大餐……

从mojito的绿色开始,终于正视了一点现实。
大概快乐要靠自己创造,如果你有本事纠上一帮人一起创造快乐,那就很牛了。

七夕这天,闷热的天气,尽力保持着清醒,是不想错过是那么东西。
等来的是学员拿着杯子说姐姐我爱你。是大冒险的小男孩儿来亲了我的脸。是路上囧掉的出租车。是发烧和发炎。犹豫了要不要在地铁出口买一束打折的花。他们反正已经被折下。

然后突然明白一切都要创造而不是等待。
Lush新来的服务小男生,不过是20岁开始他新的人生。
 
 
——二零一一七夕,予那个北纬西经的鬼魂

你身着制服在高处交谈
麦克风里没有声音
我穿过大湖呼喊着寻你
大水打湿了长裙

那疯狂的吉他说答案在风中飘
在迷人的纽约我们怎能不做一粒微尘
临走的乌木大概已经腐朽
留下的蜂蜜在角落沉寂

远古的人类在玻璃那边编制天然原色的项链
湖面的余辉没等日落你就要回城

亲爱的你是一片森林
莫让路过的飞鸟毁坏了关于天空的理想
亲爱的我不过是珍妮
没有光泽的旧丝绸包裹着上世纪的老CD

绿色的酒它是树叶
杯口微咸它不是眼泪
你一定忘记了这个日子
原谅了你四轮的脚步更匆匆

森林广袤灵长类不仅是它的附属
穿着鲜花我走进它湿透的夜
黑色没有闪电的大雨
有一日,只想拥抱并走过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