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雷雨2.0》,与3个非常奇特的人。
能在年轻的时候遇上一个喜欢的戏剧导演一起成长是一种幸福。就跟有个好老爸、好老板、好老公是一样的。
完美是不可能的,但你总觉得潜力无穷。

我保持沉默。
因为那些无法适应大数据、无法跳出思维枷锁、无法接受混沌与虚无的人,在未来几十年无法成为创造更大价值的人。他们连别人的基本意思都听不懂。
还好有这些身边的人,让我能够平静地思考这个世界。

最近总觉得有些事情,并没有原本想的那么难,只是没有勇气去做,哪怕只是说出来。

 
 
今日做一个咨询,一个男生被我说的这个词而震动。他说,之前他对这些东西有感觉,却从没有听到这么准确的描述。

是的,记得见过杨丽萍的访谈,她没有爱人和孩子,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角色,在这世上,就是一个旁观者。
在我看来,她旁观,但她用身体的方式把她观察到的美感呈现给世人。

我也在渐渐寻找自己的角色。

或许这世上有种角色叫做虚无。但又是一种具有巨大存在感的虚无。
你能意识到她的存在,却说不清她如何作用与你。而那作用却如此巨大。

这样的人会容易纠结,容易动摇,容易质疑自己。
和这样的人常在一起,却需要巨大的自我、丰富的内心和轻松的状态。否则,那虚无就会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让你迷失甚至不自知。

生而为人,却不断找寻自我,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真的有“2012”,我愿生命在大雨中结束。
空气中是海洋的味道。大水蔓延。
前方漂浮着农民工的蓝色简易棚,后面是奢侈品招牌广告。
我抱紧双腿任水拍打着肌肤,
黑夜来临将人类融化,仿佛带回柔软的襁褓。

我看到一片坦途。人类放下所有自制的束缚迎接暴雨。
所有坑洼都被填平,所有洞穴都被隐藏,所有信号消失在巨大雷电中。

若你还相信爱,就去爱。
若你不相信,就继续等待。

一双手在泥土中揉搓。
他要塑造新的人类吗。

 
 
不是第一次用这个做标题。
但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情况之后,不得不承认,或许就是宿命。

眼睛可以是假的,声音可以是假的,语言可以是假的,图像也可以是假的,但心很难。
但你用一颗心去碰撞这粗糙的世界,这奇妙的世界,这没有边际的世界…… 

想起在成都的最后一天晚上,跟着朴树唱《旅途》——“我们偶然相聚然后离去……”
没办法形成大合唱的一首歌,我竟然记得住全部歌词,已经10余年。
如今,才真正理解他唱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没有多大的改变,变的是你自己。
 
 
清晨4点半,看到清澈的街道和阳光。刚结束的盛宴,看上去像讽刺一样。
但一切都那么静谧而欣喜。悲情的不是自己,是时代和群体。
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但不看也依然知道会是怎样。

能预言过程和结果的人并不是灵媒,他们只是以另一种角度观察世界。
能掌控过程和结果的人并不是神,他们只是能够敏感地抓住偶然出现的关键时机。
从未想过要创造神奇,却不知不觉创造了。

黑暗中听到潮水涌动的声音,在干燥简陋的空间里,有节奏地释放。
又是一个艳阳天。

对于那些灵魂和躯体来说,对那些研究系统和创造系统的人来说,对那些带着渴望却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心来说,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而当你望着一个极点时,蜕变必将痛苦而漫长。
人们,享受这个过程吧! 未来的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