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2012

0 Comments

 
DX送的票,于是去听流行巨星的演唱会。
摇滚类没太多特别,情歌真是唱的苦。一个女人这么坦诚、热烈但又辛苦,让人难过。而太多的元素,让人想起那年的小镇。
那么你是否想要平静、安逸、温饱和平等。
不。因为这些会让人害怕。
而恐惧来源是什么。大概是战争。

人在战争时,大概朝思暮想的都是平静。
然而战争结束回到繁华安逸的城市,脑中却有巨大炮火之声无法消退。

内心追求和生活方式之中的矛盾,仍然需要解决。
大概也正因为这矛盾的存在,才仍然年轻。

在去工体的出租车上,听友人讲金字塔的故事。
若有一日我们能理解古人的所有智慧,时间便也失去了意义吧。
而古人之所以有那样的指挥,大概并不是因为他们对某一件事感兴趣,而是世上一切感兴趣。
可如今越是专业化、越是要differentiate,那样的智慧便越难存在了,因为解构的终点是虚无。
而更好的实在,应该是整合、是直接、是联系、是组合转化、是只做比喻而不做比较。
搞了这么久的Science and technology,人工智能与认知科学的结合变成了可能走向主流、技术竞争进入白热化,而当最细分的量子和不得有分别心的禅宗有了交集,人类定会有收手的一天。当某天幸福来临,他们就不再思考数学这码子游戏。
大概,那就是乌托邦。
 
 
这次成都,基本是去放松。不是身体,是心理。
25是做某些决定的大限。在25来临之前我必须想清楚一些事情。甚至,若是4天不够放松,就耍赖再4天,若不行,再耍赖下去。

如今,耳边的轰鸣依然没有褪去。然而平静早已袭击了我。
在《春天里》,在《Everything will flow》,在《在路上》,在《生如夏花》,在《黄河谣》,在《一无所有》…… 的时候,更在所有躺在草坪上与蓝天平行的时候。

那时自问:到底是更喜欢草坪,还是更喜欢音乐?
若只能选一个,大概我会选:草坪。
由于各种record技术的发明,音乐变得越来越容易获得,而能躺在草坪上的条件却难许多,地点、时间、精力、心情……
尽管我更想说的是:能听着音乐躺在草坪上,真是人生极致享受。

然而这可以放纵的4天,并没有如我期待的那样变成中国的伍德斯托克。
而我最大的收获,竟然是学会了忍耐、保留、节制。
因为知道有4天连续的音乐可以high,有许多新鲜刺激的食物可以去品味,有不止一段可以发展的感情可以挥霍,甚至有无数种可以带来快感的方式可以去尝试……
但自然的想法竟然是问:其中最珍贵的是什么。
食物、快感、音乐、感情?……都不是。
是这突然到来的,可以肆无忌惮的时刻。那么,就应该放弃那些小小的快意,选一个最肆无忌惮的姿势,享受到底。
那便是躺着。
对,只有躺着,像尸体一般,你才会真的感觉到天空的高度和阳光的热度,远处巨大声音带来的共振。
汗水和小虫不重要,雨滴不重要,甚至咖啡和辣椒也不重要。

这一刻,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
这种东西,叫做自由。

有人说,当你感觉不自由的时候,请告诉我。
忘记当时我说了什么,只记得内心突然寂静。

反而是这样的时刻和状态,你轻而易举地就有了清晰的思路、理智的决断、对未来的预知、对他人的敏感……甚至一只小蚊子刚把小脚放到你小腿上,也及时发现,装作若无其事地翻个身教训了它。
甚至你都可以不在意忍耐、节制这些词,它们只是自然地发生。

而在爆裂的音乐里,总是戴个帽子,遮住一半的脸。
任何事,不要过了头,而是留点余地吧。
在旁边人疯狂pogo,撞击身体的时候,有时,会也撞向他们,有时,会任凭他们撞过来。其实,只要没有恐惧,就不会有半点危险。
而有时,会突然低头想想,这首歌里的记忆,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有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然而你还是会记得,可记忆并不是罪恶。

山人唱歌的时候,我们在草坪上铺块垫子,光脚在上面跳舞。
Suede唱歌的时候,望着仍然那么有风采的Brett Anderson,迷失了自我。而戒指在他的手指上闪亮,简直要晃瞎了所有女人的眼。
喜欢一个乐队10年,哪怕在10年的最开始他们就解散。那时从来没想过,10年后还会不会喜欢。大概这才是真的喜欢。

那个美丽的人不见了,
那个给予我欣悦的人不见了,
那个单纯的人不见了,
那个安慰我的人不见了,
……
但总有许多人还在。
我从不相信浓烈与平淡不可以并存。

耳朵被折磨得两边音量不同。但相信过不了两天就会好起来。
但坚持向前走,就一定能碰到好人、打到车。
想起临行前几天,某个给我很多机会的人对我讲的半小时长途电话。

最后一天,那种“躺着”的自由甚至延续到了杜甫草堂的亭子里。
不知处的鸟鸣,旁边若无其事下棋的老翁,同样洒脱的友人,远方传来的“数据”……
自在,就是无我了。

上飞机前看了一场漂亮的120min+点球大战。
与这个悠闲、辛辣、低价、幽默,出租车司机会随便说个“要吃饭去”的理由而停业的城市在雨中挥别。
会回归平淡、紧张、烦扰、世俗、资本……
倒是也怀念那些因有卡无钱而徒步、因一块蛋糕而伤心、因几块美金而生气、因奏乐的喷泉和飞驰的自行车而欢乐的时刻。如今再也不会有了。

生日前天的晚上,又与朋友去高歌。无数可能性。
远方的木质明信片,丝绸上衣,精致的护理品,演唱会门票,一盆小花……
25年人生无常,却总有惊喜。
珍惜眼前的人们,更思念远方的那些。

过去人生中认为最重要的一天,在平静、日常甚至是争吵中悄然过去。
原以为重要的那些,开始变得不重要。
许多理想在没写下来之前就已经实现。而有一些,却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诗意地栖居是仍然遥远的梦想,但现在看来,似乎也可以很简单。

2012,我在和这个世界耍赖,告诉它:
不可以用任何数字、任何名头、任何教义、任何言语、任何纠缠、任何信号限制我。
在如尸体般躺下的那一刻,我已经与你和解。并且永远不会停止反抗。
 
 
我爸是做教育的,他最牛的地方之一就是:可以将自己的状态在好领导、严厉老师、慈祥老师、幼童、好哥们、怪蜀黍、老头子……之间自由转换。

今天一天,没见到他。晚上短信说了点话。
和老板聊很严肃、重要的工作问题时,竟然提到他,也给我很多启发。

感谢毛姐姐的陪伴,晚上聊的那一会儿,是告诉我还有继续思考和体验的空间。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在每个成长关键期都有贵人相助,具体说来,是要有个好老爸、好老师、好老板…… 这些我都幸运地碰到了。

不知这等好运气,是否已经耗尽。是否还可能遇到下一个好人呢。
凛然正气,顶天立地,温和淳厚,热爱自然,尊重他人,还有leadership。
小孩子可以以他为榜样的。

老爸,你一直作为榜样给我设的标准,真是太高了。
但人往高处走,我习惯了继续寻找生命、生活和教育的意义。
 
 
A : 现实是荒漠 美感需要创造。让我活在荒漠里吧
B : 骆驼,安全感不是别人给的
A : 我在慢慢告诉自己是这样的 做好自己的就行了,不敢奢望别人
B : 是的。我懂。
A : 可你也得给我点希望呀 我需要鸦片和placebo  you are so cruel
B : 尽管我知道有一些方式,会容易让人获得暂时的安全感    但我会选择清醒
A : 你才是骆驼
B : 我是仙人掌
A : 可人家骆驼明白一个道理,那刺不过是叶子而已,你不相信它是刺,它就不是刺,而是美好的食物 这是人家骆驼比你聪明的地方,你得好好学学
B : 我还是乖乖做仙人掌吧,省事点
……

经过这许多事,才算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一些道理。
安全感是自己给的。
而当你拥有它时,它就永远不离开了。

我想说,美感本身就在现实里,它就在那儿。
你不去发现,它永远是荒漠。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来到一个团队,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一个人,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

所谓赤子之心,就是如此吧。
它比“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要来的积极多了。
如果把每一天都当做新的一天,你会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会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呢?

谢谢每个人。
 
 
解构生活。

直到今日,才算看到了一点希望。

过去的一些时日,总在不甘中睡去。
早上抓起一套模式化的衣服,就冲到阳光里去。

我不爱商业,但爱人。
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是如此可爱。

但提醒自己,切不可在这暂时的安稳中糊涂了过去。
如果你不足够清醒,怎配得上这纷繁而来的幸运。

浪漫不是罗马,是巴黎。

 
 
那日四点,随着晨曦,出租车开过北大西门外熟悉的道路,
“party后综合症”又来了。

但这一次是如此不同。

所有的经历在塑造着我们的青春。

在最黄金的年纪,我似乎实现了许多小梦想。
穿着花裙子,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所谓的桃李天下,有酒精、汗水、音乐,有歌声、目光…… 
有人一起走路,有囧事,有欢喜,
时而站在最前排,时而在后方推动,时而在台上合影,时而在门口谢客……
而它们为何来得如此轻易。

是,这背后是数不尽的付出和痛苦,无数次的崩溃和重生。
多少次,走在街上、看完电影、听着歌、熬着夜的时候,想哭,却奇怪在这2012总是哭不出来。


然后这一切又变成什么了。
我们又变成什么了。

半个月后,那时限即将到来。
而我没有交上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卷,是因为我了解了一些真相。
在我的词典中,满意永远不会存在。

如今,我已不想再去划分喜欢与爱,感觉与感情,工作与生活,商业与非商业,精神与物质,正常与极端……
某一刻我体会到它们没有终点。

那么留恋过去的时光。
然而自从某天发现自己记性开始变得不好,我便奋不顾身开始向前跑。
于是新来的越多,记住的越少,
于是便跑得更快,新来的更多……

然而那些温情呢,
那些小心翼翼呢,
那些微笑和静默呢

每天思考的只是hold得住和hold不住,甚至来不及思考就去hold了,
可是真正hold得住的人在哪儿呢?

空谈的大梦想越来越遥远,
成长就是告诉你,一个人能改变的仅仅是那么一点点,你必须要选择一个自认为最有价值的着力点,并不断寻找下去,无论粉身碎骨。


你手中唯一拥有的是时间,然而有时它奢侈得可怜。
而能够对抗时间的,只是奔跑。

I'm not the one. I'm zero.

 
 
上豆瓣,右边的广告,随机出现这么张图。
想到《阿甘正传》,
想到原本是很喜欢的一首snow patrol的歌,
想到奥运……
也想到在巴黎买下送给悦的卡片、雪凝送来礼物附带的卡片……

然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
我接触得最多的“卡片”,是衣服上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