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去年6月,成都的某个晚上,我们竟然在合唱这首歌。

旅途
词曲:朴树
我梦到一个孩子
我梦到那个孩子
在路边的花园哭泣
昨天飞走了心爱的气球
“你可曾找到请告诉我”
那只气球飞到遥远的遥远的那座山后
老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
等着爸爸他带你去寻找
有一天爸爸走累了
就丢失在深深的陌生山谷
像那只气球 再也找不到
这是个旅途
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我们偶然相遇 然后离去
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
我们路过高山
我们路过湖泊
我们路过森林
路过沙漠
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
路过幸福
我们路过痛苦
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
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然而现在,我无法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
这个人似乎不是我。
日子一天一天这样过。我还是把热情丢了。不是没有,是长不过2个小时。

我甚至,无法分享你的幸运。
因为我好想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礼物。
如果我不找你,那么你似乎也不会找我。

想想留下的理由有那么多,而离开的理由,永远是那么几个,受不了了。Enough is enough.


 
 

还有不足一个月,即将过完25岁。
最近,眼泪又回来了,爱又回来了,贫穷又回来了,不安又回来了,我的学员们又回来了,我想要的事情又回来了,北京的雨又回来了……
然而,我还没有真的想好,要往哪里去。

发现,已经记不住,4年以前坐在办公室我身边的人的名字。
也记不住,4年以前礁石上海风的味道。

每天都在向死而生。有人问我,意义何在。
我只是庆幸这之中还有那么多人和事情,让我感觉向往。

25是一个简单的界限。不是吗
我仍然生活在已经生活了25年的城市里。
上个周末,有个机会回到10岁以前生活的乡下看看。
距离现在生活的地方只有20分钟高速路程。在城市里,20分钟步行你或许只能穿越一座大型立交桥的对角线。
但就在同一个行政区,你仍然可以用20分钟,从繁华穿越到农家。
是的,还有许多不同。那个时候我穿着的确良的短袖和短裤,现在是丝绸的裙子;
那个时候我在拣地上不那么烂的烂苹果,现在在尝试每一颗树上樱桃不同的的口味……

25岁的末尾,我在一个组织里面已经工作了将近4年。
在某一个混乱的小领域,我积攒了属于自己的一万小时。
4年以来我努力不使用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而是直接冲上去被新鲜的内容洗刷。
这些让我有时看起来是那么成熟,但好像还那么年轻。
爱过一些人,离开另一些人。
我试图转型,但还没能真的转好。
我仍然在背一些单词,比如recluse,只不过它们现在看起来,比那时要美丽。

 
 
一次我想要去放空,却又塞进了更多记忆的短暂旅途。
中国有哪个【城市】是可以玩3天以上的?我经历的除了北京,就只有杭州。
宁波作为一个三线城市,如果只是我自己,恐怕未来几十年也不会想到要到这里来。
到市区的第一印象,和任何一个中等城市没有什么不同,比如威海?呵呵。
直到走到江边的一片绿色,坐下来,静一静,才有了一点非北京的感觉。
市中心的广场,倒是很像王府井。直到吃到了些海鲜,才感觉到我是在活着。忘记了早班飞机的痛苦,也可以暂时忘记昨夜结束五一连续讲座之后回家收拾东西的颓唐。
大概因为曾经是港口城市,传教士早早进入,保留的几座教堂很像那么回事。
市中心的玻璃大楼包围古典教堂,我想起的,是纽约。
生活在别处。
有朋友曾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旅行到别处时,你也真的可以放下心和当地人一样生活。
 
 
It's hard to say.

生病的几天,会想到一些事情。
比如,到底在和什么人、什么事、什么组织、什么现象较劲呢?
到底在和什么人、什么时候、什么方面的情况比呢?
到底在和自己的那根筋挣扎呢?
……
直到昨晚的哭,今早的晕,下午的淡漠,晚上的好转,才发现,噢,无非就是过去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

发现,小时候似乎没有学会想要什么东西。
但青春时却被认为是特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如今才知道那只是表象。
想要的professional可能只是私人恩怨的一种表现形式。
想要的personal却要以认真而专业的心来对待。
……
似乎事物又回到了高中时,我那分裂、分裂出更多面、最后碎掉的轮回。大概两年一次。

药物暂时保护了粘膜的同时,我渐渐地,通过这些在意的人们,找到自己。
在一个最不该有自我的组织里,还能否找到强大的自我呢。
 
 
我是一个看到原理,才会相信的人;
我是一个做出结果,才会结束的人;
我是一个需要少食多餐且维生素充足,才会有体力的人;
我是一个需要每天睡觉8个小时,才会有精神的人;
我是一个孤独时需要听摇滚,才有力量的人;
我是一个见到阳光,才可能灿烂的人;
我是一个只要困和累,就会down到极点的人;
我是一个三心二意,看到好的人事物就想要去追、永不满足的人;
……

面对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