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喧嚣,
而我却忍不住要去触碰、抗衡甚至试图改造它。

上周的一封文字,让看到另一种可能性。

然而那个送衣服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理应是最绚烂的一年,而我却崩溃了一个周末。
走在路上想要哭出来却没有。
实际上,似乎是睡一觉,烦恼就消散了。

能陪父母吃饭、走路是最难得的幸福。
今日有机会一起分析我身上的各种特质是从父母的哪里遗传而来,颇有启发。


想要成为顶天立地、融会贯通的人,也想遇见这样的人。相信一定会遇到。
想要结合环保、中国文化、社会和教育,相信一定能做到。
想要平衡了自己、家庭、社会,相信一定有那么一天。
 
 
清华讲座过后,去五道口和三位男性同僚聚齐,
吞下一碗意大利面,打开电脑,为即将到来的party选乐队。喝热巧克力,并请他们喝酒。
试听声音、看照片…… 
以前,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我从没敢真正地想过,“主办方”选乐队的时候,真的会那么在意地去看照片。
或者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帮一个活动(甚至可能是自己主导的活动)选乐队。
或许我之前一直当自己是个“女主唱”,不想要别人judge长相但又希望别人喜爱这长相。

转眼,听摇滚10年。
当年的我,曾经那么纯粹地以为,音乐,就是音乐。它夹杂着梦想,它不容诋毁。

而今,担心着活动的安全、来多少人、酒水贵不贵、主持人是谁、节奏怎样、穿什么衣服、孩子们爱做什么……
体会到了新同事CJ的酷,更体会到了他之前的苦。

我热爱这些新来的人们。他们真可爱。
干杯。

--------------------

失眠又来了。

回到家,见人人网上又有了赞讲座的留言。
我所作的,无非是深呼吸,然后说点真话。
有些孩子很帅。
很开心,有人大一就听到这些。
永远不晚。
 
 
这篇,也只写了开头。
感悟和想法,尽管还没来得及写出,也不会消失。

感谢悦,我们一起,连续3天,每天在一个印象派博物馆,待到闭馆。


------------------------
以上两张,摄于卢浮宫。
巴黎的博物馆们向18岁以下的小孩子和艺术类学生免费开放,26岁以下的其他学生购票也打折。
但这并不是重点。
他们的课堂,就摆在这么个地方。
坐落于蒙马特高地的达利博物馆。
看了许多作品,和解读,
我突然明白,达利一生,只对他搞不明白的事情感兴趣。
而他搞不明白的,只有两个——女人,与时间。
有机会,去看西班牙那间。
难找的博物馆。玛蒙丹
在这里,我看懂了点彩画法的演变。
更看懂了莫奈的境界。

后来在奥赛博物馆,我又开始不懂塞尚和马奈了。
《夜巡》的解读,之于荷兰,
大概相当于《蒙娜丽莎》之于全世界。
 
 







这一次出去,胃口增长了不少,吃东西的兴趣也开阔了不少。原因除了一直暴走很累,可能也因为我基本不知道下一顿饭是什么着落。
这“不确定”带来太多的惊喜,也使得每餐饭,尤其早饭和午饭都比以前吃的多很多,甚至爱上荤食和cheese。
但由于每餐饭,都是到了真心饿的饿时候才吃,所以在食物上来的第一时间就马上开始大快朵颐,忘记拍照片。


捷克的各路美食。


CK的旅店,老板是收藏古董的。
布拉格地铁。
布拉格,平行四边形的上山小公交车。
 
 
(长草了4个半月的草稿,publish了吧。)
布拉格印象。
CK,是一个人去的。遇上了小雪。
第二次去巴黎。
这座最爱的桥,竟然,挂上了这么多情人锁。
第二次去阿姆斯特丹。
才有机会一睹真面目。
而我们住的船屋,去往中央车站的路上,是这样一番景象。

------------------

这篇,当时穿了照片,文字没写完。
原以为那次旅行是去看风景、看艺术和与朋友相聚的,

而今看了照片,才发现,原来4张照片,可以有个一个共同的主题。
 
 
草稿箱里长草了4个多月的草稿,不知是否有心情和时间再写下去了,先pu


“人生的火车轰隆隆地向前跑,即使它的动力只是几匹白马,甚至即使马脱了缰,它也会自己沿着轨道向前滑动。”

2010的年末,我没有写出详细的总结,在那篇list文章的最后,写了这么一句话。

2011的年末,突然觉得,它似乎是印证了这一年的挣扎。

2011的年初,是从隐藏与告别开始,年末,是以暴露和迎新结束。

自10岁从农村小学转学到城里开始,每一个月,我都在飞速地成长。谁说在一个地方工作2年多可以稳定一些?总有更大的变化在等着我。上个月漫天阴霾,下个月柳暗花明。

而我的记忆力,再也不像15岁那年的少女,能够记得住10岁以来每个月的成长都是什么。今日友人提到,这个星期我似乎经历了很多变动,可我对着日历竟然都无法将过去一周的所有事情回忆完整。时光裹挟着85后要开始登上主流的舞台,开始面对扑面而来的信息海洋,和在其中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甚至对这个世界的责任。

过不了几天,我就将回到15岁那年去过的地方。而在这个年末,我终于完全走出了10年前开始的阴暗一面。当在咖啡馆偶遇一位友人的时候,她后来说那一面的天朗气清,像是点醒了梦中人。从阳光到阴暗再到阳光,竟然需要10年。

而另一位友人说,听你今天说了这么多,纳闷过去的两年,你怎么少有抱怨?

这一年,又有很多人离开。这个年末的每一篇blog文章,似乎都像是总结。

感谢那些我爱的人们,感谢那些原谅我的人们。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再次动笔,已经是2012年1月,从阿姆斯特丹回北京的飞机上。
窗外已经天亮,飞机内还黑着灯。

2011年末的一些事情告一段落,我便飞走了。一些事情看似永远不会结束。
这次旅行中,不断在反思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想做什么,面对的客观条件是什么。
答案似乎一直在那里,但一直不那么清晰。

这次的总结如此之难,原因在于,我贫乏的记忆力的存储已经追不上这世界更新的速度——假设人的心理能量是守恒的,存储记忆和接受新信息都需要能量的话,那么在记忆还没存储好的时候,新的信息已经来了,于是就有了健忘症。

记性差对深陷痛苦的人来说或许是件好事情,但对一个把每件事情都看做人生财富的人——比如我,就不那么好了。

回到北京,我试图写工作、生活,以及这次旅行的总结。而我必须翻回各种记录,找回各种“线索”,才能回忆出这一年都做了些什么,让这份总结不仅是“年终总结”,而是“全年总结”。本来几乎写“普通/文艺/2B”3个版本,但写来写去都是文艺版……除了韩寒那种人才之外,写作本身就是件文艺的事情!那就这么着吧!

-------------------正式开始--------------------


首先是一些数字:
2011年,身高不变,体重均值降了大概1-2kg。
上半年有1个月每周工作3天,下半年有3个月几乎每1天都在工作。
住在家里但和父母吃饭的次数恐怕不超过30。
……
无论多忙,去看了3场音乐演出、8+场话剧/歌剧/舞剧演出。
无论多晚,陪在乎的人聊天到暂时想通为止,最晚好像是到早上7点。
无论多烦,尽量不给人脸子看。
无论多累,有地铁就乘地铁回家。
无论多远,去看了喜欢的人。
and,  生活比戏剧精彩。只是没浓缩进一个半小时而已。


1月
年初的时候,经历了一些痛苦的事情,我看到一些人在现实的边缘讨巧,一些话很难忘记like: he deserve a better PS! but until the end of the year didn't I understand it, not by the one who said it but the one better than…… and I wonder why the whole thing would happen... 
而这个过程中,
在最夸张的一天,
几乎同一时间,我接触到positive psychology. This saved me from too much conflict.
 
 

一个压力突然消失的晚上,回到家,
把两本新的时尚杂志扔到桌上,才发现,桌上还扔着lonely planet城市系列的《巴黎》,莫奈的画册,去年12月买来但一直没看完的《business model generation》,没开封的护手霜……
不禁想,这4个月以来我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家里的这个房间,与我而言只是个廉租房。衣服新的、旧的、过时的、经典的……快要从柜子里面溢出来。
衣服似乎不再精挑细选,而是根据需要去狂试,觉得有用就买回家、套上身。

过去的4个月,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我还是挣着那么些钱,做着那个工作。
我单身,但是总没有闲着的时候。

那个工作很好,
有时候可以穿西装、小礼服,有时候可以穿运动鞋、牛仔裤,有时候搞个田园风的大裙子也挺高兴,有时候一件纪念Tee也很舒服;
这个工作永远有遗憾,但永远有机会。

转眼间,即将到一个”顶峰“的年纪。

回想10年前,很多当初的小梦想已经实现。
你可以随时去买新款nike鞋,可以搭飞机去巴黎或纽约,可以买书不看价格,可以穿连衣裙,可以咖啡随意喝……

相比于过去的4个月,过去的4年,你又做了什么事情?


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适合自由。


而我,竟然真的是个那么那么在意自由的人。


4个月以前,我没想过,
可以大肆地站在北大的讲台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可以让学员随意地坐在地上大谈现实与理想;
可以和爸爸妈妈敞开了闲扯;
可以让有意思的人认识有意思的人;
可以大言不惭地跟朋友谈热情,谈未来……


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几个月,
可以去成都混4天音乐节;
可以去夏日面朝大海;
可以接触我认为最有意思的社会研究;
可以让爱好与职业完美结合……

那么,2010年的那些黑暗又算的了什么。
只是,特别感谢那个陪我走过的人,和那些宽恕了我的人们。

自由,就是心里没阻碍。


幸运的是,在这个应该绽放的年纪,似乎有机会,可以释放原本的一些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