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日在MAO的独音店庆,10+同事,几个朋友,5支乐队。
音乐还好。
不够好的时候,就出去喝酒,陪人到小胡同里去买烟……
Trip-pop的劲头过后,在午夜看到Brit-pop的光线,于是迎了进去。
歌者的衣服,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像日出。
有些时刻,闭上眼睛,音乐无非是一些震动。
在运动和漩涡的当中,我们跳,跳,跳,跳…… 

某些清醒的时刻,偶然间意识到,十年之前的许多梦想,已经实现。
今日回父母家收拾物品,许多旧的东西,很轻易地撇掉。
当初觉得宝贝得不行的,今日已成寻常。
当初觉得没有可能的,今日已成过往。

想起的却是声音玩具的
——“青春的人儿啊,
想想一个人的十年会怎样,
足够让许多选择发生,
许多人事来来往往……”
去年的成都错过了他们。

是真的想去香港听Blur么?
不,不要听体育馆演唱会,不要坐在座位上听。

汽车从鼓楼启程,路过什刹海、长安街、宣武门…… 送完同事又回到北方。
想不到,青春会延续这么许多时间,并将继续延续下去。
于是我想,夹缝中的一代终有一天会发挥作用,变成黄金一代。

 
 
什么人生赢家,全部都是胡扯。
重要的是你内心是否安宁,并能接受其他人的波动。

如果真的自我,那么自我也可以是世界;
如果真的世界,那么世界也可以是自我。
这就是所谓的完整。
又是过了很久,才能知道一个词在理性上的意义。

同样重要的是你是否有力量,且知道要用到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