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偶然的机会,第一次从别人,而不是C自己口中得知一些事实,第一次偏向于确定,他在2005年春天讲的故事,不只是故事。

五道口已经不热闹,在咖啡店床边座位,把这个无心说出事实的人遣走,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趴桌上,有点不知所措。

后来和悦去喝了酒,拒绝陌生男生的邀请,只是喝酒,少量,心里暖起来。

有个瞬间流泪了,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就是自然释放了。

昨晚和悦谈,串起了所有的事情。感叹,人竟可以不自知到这种程度,可以骗自己直到忘记。

魂魄,这个东西突然回来。

果然并没有那么在意别的人,因为自己心里早就乱七八糟。

果然可以那么在意别的人,因为本来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关于向前看的疗程还需要继续进行。

一瞬间突然清新,就像减了体重。不需要食粮来填补。

那个胆小、敏感、多变、但又坚持的人,终于回来。

感恩那些后来生命中出现的人们。我本可以更好,而不是生活在别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