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爷爷过80生日。
他住在西郊,于是一早老爸就开车去接。
由于奶奶住在宣南,于是老爸把爷爷接到家,又驱车向南……然后回来。

在家附近最“高级”的餐厅包间,妈妈和姑姑握着相机疯狂拍照,无论是爷爷的表情还是桌上的大龙虾。
我和姑姑可以聊些女生关心的话题,跟表弟似无太多话可说。

据说祖上的老房子在鼓楼附近,但现在我住在五环以外;
奶奶带着姑姑住在宣南这个清代赶考书生落脚的地方,但弟弟的文化学习却在青春期停止;
爷爷带着父亲去了西郊,我们却因为专注和努力渐渐又进了城,我还在努力地做着往外跑的事情。

过去的一些年,我有时会想,如果当初祖辈们做了其他的选择,那么我出生在鼓楼的胡同里有多么欢乐;要是父辈们没有怎样,我在西郊上了中学会怎样;要是……

直到那天突然发现,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假设,固然可以有出身、信仰、文化水平甚至童年经历的不同,但这世界还可以是你的,至少未来是你的。

爷爷仍然住在西郊,但去年他装修了自己的小房子。小院子变得如同一间温室,可以养花种草。杂种小狗还是胆小得很,见到生人就躲到沙发底下大叫不止。
奶奶仍然住在宣南,但她搞了一架电子琴,每天弹弹喜欢的曲子,就像年轻时在幼儿园教小孩子唱歌一样。

北京那么大,很多人努力了半辈子。
3年以后,想送妈妈一把吉他,和她当年喜欢的邓丽君唱片;
8年以后,想送爸爸一架相机,可以换他当年捯饬的海鸥镜头。。。
 


DR
11/26/2011 15:44

你现在就可以送相机的。。

Reply
杨子珊
11/26/2011 22:52

你懂的。
教育男孩子不能这样子。要先鼓励好好工作+玩小相机。工作好了再给玩大的。

Reply



Leave a Reply.